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网上读书园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468|回复: 3

[【法律随笔】] 细心是办案人员的必备素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 08: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罪恶靠隐瞒为生,”绝大多数刑事犯罪人,都会破坏、伪装作案现场,以逃避法律的制裁。但是,罗卡交换定律明确指出:“凡有接触,必留痕迹”,任何到过现场的人都会留下或带走某些东西,或两者兼而有之。对此,美国法证科学之父保罗·柯克评价到:“……物证不会错误,它不会把自己曲解,它不会总是缺席。只有在人为失误,没有找到、研究、理解它时,它才会失去价值。”[1]这些痕迹在静静地“述说”着案情,发现这些证据无疑是查明事实、揭露犯罪的关键所在。而要获取这些细微证据,就必须具有细心的素养。粗心大意乃是办案人员的致命缺陷,要么导致犯罪分子逃避处罚,要么就是酿成冤假错案。
    作案者即使是再狡猾,只要办案人员极为过细地调查,就可以将隐藏得很深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善于发现细微的物证。福尔摩斯每到一个犯罪现场,总是要掏出放大镜,认认真真地观察每个地方。他的破案方式说明,细心是办案人员必须具备的素质。1977年至1978年,美国洛杉矶连续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先后有十名妇女和女孩遭到奸杀,并被抛尸在山坡上,凶犯被人称为“山坡杀手”,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恐慌。犯罪分子作案极为狡猾,为破案带来了极大的难度。经过反复深入调查取证,警方终于确定了凶手布鲁努和他的堂弟白安琪。尽管犯罪人对犯罪现场——自己的房子彻底清扫,擦掉了留在地板上的血迹、精液等痕迹,但是,办案人员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细心勘查,仍然找到一根不起眼的眼睫毛。经过鉴定确认是某一被害人的,证明与犯罪人素不相识的被害人曾在这里呆过。又通过其他认真调查取证,两名罪犯终于被送上了法庭,被处以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2]善于发现细微的现象。破例连任四届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曾在他的笔记本中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冬天的一个夜晚,考古学者卡因博士因古代玛雅文物被盗而派秘书驾车去接私人侦探罗斯福。可是,来到研究所时,却发现博士吊死在屋子中间。罗斯福通过细心观察,却排除了自杀的可能,认为是秘书杀死了博士。秘书申辩:“这不可能。我开车去接你,来回需3个小时。如果是我杀死博士的话,这房间相当冷,那尸体早该凉了。而现在,死者的体温却表明人死了还没有超过一小时,这里又没有暖气,为什么尸体到现在还是热的呢?”罗斯福的根据是博士口袋里的溶化着的巧克力和死者房内的电热毯。他指着墙壁上的插头说:“问题就在这儿。为了表明你当时不在场,你玩弄了一个很高明的手法。先把卡因博士杀死,并制造了上吊自杀的假象,随后用电热毯将吊着的尸体紧紧裹住。在这样弄妥之后,你才去接我。等我到来,你先让我在会客室等着,自己先上楼取下尸体上的电热毯,所以,尸体经过了3小时仍没有变凉。但是,你却没有注意到死者口袋里的巧克力。巧克力的溶化现象说明尸体被热的东西包着,而这个热的东西就是现在还热着的电热毯。”[3]侦探正是通过对细微现象的观察,才有力地戳穿了作案人的现场伪装。
    如果在办案过程中粗心大意,马马虎虎,就会导致冤假错案发生。“不明察,不能烛私。”[4]分析那些造成冤狱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办案人员工作不够深入细致。暮春的一天下午,沈阳市东陵区满堂乡一位农民去看自家的开荒地,他在一条自然形成的土沟里发现一具草草掩埋的男尸。死者是望滨乡大乐村农民隋义礼,系被人用钝器打击头部,造成颅脑损伤而亡,距离死亡时间已经有两个多月。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发现,死者生前与妻子姚雅珍关系不睦,多次因怀疑妻子与连襟常祯有暧昧关系,责骂甚至殴打她。在调查期间,常祯忽然不见了。侦查人员根据线索堵截追捕,将其抓获。归案后,常祯马上承认自己是作案人,供述了犯罪事实。因为隋多次侮辱姚雅珍和自己,怀恨在心,在夜晚并将其骗到乡中心小学,用硬杂木的锹把子将隋打死。随后,用隋的自行车将尸体运到一个荒地的土沟掩埋,并将自行车扔进小水库;在回家途中,被同村人许淑兰发现,次日,后者在柴垛旁发现一根一尺来长的铁锹把,顶部折断,上面有血,后来被她烧了。证明常祯杀死被害人的主要证据有:掩埋尸体的现场,从小水库中捞取的被害人自行车,以及关于凶器的间接证据——许淑兰证言。不到两天,就将案件侦破了,侦查人员感到十分高兴。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环节,都认为该案证据确凿充分,审判阶段也没有任何疑义。于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常祯死刑。面对死亡,被告人才吐出了案件真相,原来这并非是常祯一人犯下的罪行,并且为主的还有其他人。该案退回补充侦查后才发现一个重大疑点,即常祯一个人用自行车将沉重的尸体从学校运到很远的荒地土沟,从当地的地理环境分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重要的细微矛盾,从侦查到审查逮捕,从审查起诉到审判,都没有被发现。案件经过深入调查,这才查明了犯罪事实。原来姚雅珍在师范读书期间就与有妇之夫的班主任汪显贵勾搭成奸,姚雅珍工作之后,汪继续与其保持情人关系。姚结婚后中断两者之间的往来,十年后,由于姚雅珍与丈夫隋义礼感情发生危机,又恢复了与汪显贵的两性关系。汪显贵为了维系这种非正常交往,利用姚雅珍及妹妹姚雅娟、妹夫常祯对隋义礼的痛恨,共谋将其杀死。当天夜晚,由常祯将隋义礼骗到学校,常祯与汪显贵共同打死了隋义礼。本案后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汪显贵死刑,同案犯常祯、姚雅珍、姚雅娟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十五年、五年。此案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就是从侦查到审查一直到审判,案件办理人员都没有过细地审查,未发现案件中存在的重大矛盾。如果不是常祯后来主动交代,就会酿成错杀和放纵犯罪的严重后果。[5]
    办案人员要有过细的素质,首先要培养自己的敏锐观察能力。只有眼光犀利、感觉灵敏,才能捕捉到常人所不能觉察到的东西。没有这种本事,不要说无法发现细微证据,相反,很可能将一些明显的痕迹也遗漏掉,致使案件无法侦破,或者发生冤假错案。物证鉴定大师李昌钰根据自身大量的实践经验谈到:“在法庭科学家所使用的各种技巧当中,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莫过于进行全面而准确的观察的能力。细致地检查物品和犯罪现场,对于恰当地鉴定和分析证据是至关重要的。一位优秀的法庭科学家能够注意到颜色、纹理、尺寸和痕迹密度上的细微差别,并进行详细的记录。细致观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6]只要观察细心入微,必定能够发现那些对定案起到关键作用的细微证据,有效揭穿作案人的伪装伎俩,从而有力地证明案件事实。
    办案人员要有过细的素质,还必须培养缜密的思维能力。对于极为复杂的表面现象,如果不善于进行深入分析,也就不能发现其中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而存在于案件事实中的矛盾,乃是犯罪分子竭力加以掩饰的最为薄弱的环节,是他的致命之处,当然也是办案人员揭露犯罪的关键所在。在通常情况之下,如果没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这些漏洞就无法被发现。因此,要善于用联系的方法分析案情之间的内在关系,洞见隐微之处对立,揭露出案件的真相来。福尔摩斯说得好:“一个善于推理的人所提出的结果,往往使他左右的人觉得惊奇,这是因为那些人忽略了作为推论基础的一些细微地方。”[7]显然,“福尔摩斯的威力不在于技术,而在于逻辑,在于他的演绎法。……读者还记得普希金所幻想的‘魔法水晶球’吗?通过这个水晶球,作家能够看到他未来的文学作品的内容。对侦查员来说,这个‘魔法水晶球’就是逻辑。通过它能够看到自己所要侦查的案子的内幕。”[8]可见,细心的素养,是建立在对细微之处缜密的逻辑推理基础之上的。
    很强的观察能力和思维能力,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就具有的,而必须在实践和学习中积累丰富的经验和宝贵的知识。正如没有审美意识就无法发现美一样,没有相应的知识,就不能发现或者使常人熟视无睹、或者难以被人察觉的痕迹证据,就无法深入在案件矛盾之中去。福尔摩斯说:“对于一个理想的推理家说来,一旦有人向他指明一个事实的一个方面以后,他就能从这一个方面不仅推断出导致这个事实的各个方面,而且能够推断出由此将会产生的一切后果。……一个观察家,既已彻底了解一系列事件中的一环,就应能正确说明前前后后的所有其它环节。……不过,要使这种艺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推理家就必须善于利用他已经掌握的所有事实,这是你不难理解的,其本身就意味着要掌握一切知识。”[9]只要办案人员具备了丰富的经验和知识,那么,他就能够进行过细地观察和深入地分析,一切细微的证据,一切隐藏得很深的矛盾,都会完全彻底地暴露在他的眼前,就不难查明案件事实。
    任何犯罪都必然留下痕迹,“这些痕迹可能是看得见的,需要的只是善于发现它们。它们也可能是看不见的,那就得善于揭露它们。但不管怎么样,它们总是存在的。”[10]办理刑事案件,就如同生产某种精密产品一样,需要办案人员极为深入地观察和缜密地分析。因此,如果办案人员没有细心的素养,就根本不能完成诉讼任务,甚至可能酿成冤假错案的严重后果。

注释:
[1] 转引自《对抗沉默的见证》,载《法治周末》,2013年5月28日。
[2] (英)马丁·费多著:《西方犯罪200年(下)》,王守林等译,群众出版社1998年版,第833—835页。
[3] 曾园林编:《外国侦查案例选析》,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50—51页。
[4] 陈秉才译注:《韩非子》,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46页。
[5] 崔亚斌著:《侦破大王(2)·第四者》,辽宁画报出版社1998年版,第31—63页。
[6] (美)李昌钰、伊莱恩·M·帕格利亚诺、凯瑟琳·瑞姆丝兰著:《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系列:犯罪密码》,李鑫、郑曦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63页。
[7] (英)柯南道尔著:《福尔摩斯探案集(三)·驼背人》,李家云译,群众出版社1980年版,第148页。
[8] (前苏联)拉·别尔金著:《世界奇案新探(刑事侦查学随笔)》,李瑞勤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1年版,第29页。
[9] (英)柯南道尔著:《福尔摩斯探案集(二)·五个桔核》,李家云译,群众出版社1980年版,第324页。
[10] (前苏联)拉·别尔金著:《世界奇案新探(刑事侦查学随笔)》,李瑞勤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1年版,第73页。
发表于 2017-3-9 14: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尔摩斯说:“对于一个理想的推理家说来,一旦有人向他指明一个事实的一个方面以后,他就能从这一个方面不仅推断出导致这个事实的各个方面,而且能够推断出由此将会产生的一切后果。……一个观察家,既已彻底了解一系列事件中的一环,就应能正确说明前前后后的所有其它环节。……不过,要使这种艺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推理家就必须善于利用他已经掌握的所有事实,这是你不难理解的,其本身就意味着要掌握一切知识。”
发表于 2017-4-26 22: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司法独立”和依法独立办案有别

“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  “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
发表于 2017-5-11 18: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卵用  就算 是真相   抵不过   领导的定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17-5-23 09:06 , Processed in 0.0475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