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资讯  |  资源检索  |  浏览精彩论坛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点导航
 新手学园 BT资源 FTP联盟 网络资源 计算机技术 linux/unix 外语学习 网络经管 法律之窗 生命科学
 教学相长 学术妙笔 读书参考 文学原创 多媒体 书园茶社 茶社转贴 北京2008 抗震救灾 强国梦
 秋爽斋 淡泊草 水清木华 书园旧梦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资讯 >> 读书交流 >> 读书参考 >> 查看内容
《孟子》思绪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5    查看数:    出自: 网上读书园地


这阵子盯上了几十本书目,买帐号不会或者不能下载的事情以前遇到多了。还是搞财富求助稳一些,学学秋自鸣,前几天看到他在悬赏区求《庄子本原》,才想到这是可以“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看一些评论,加上自己的联想拼接,很多可以凑出一些东西来。

《孟子》一书孟子即使不是完全作者,至少也是“主编”,长期只是当作传书,孟子的地位也与荀子一样,虽然有孟昶、韩愈重视,但是成为核心经典是在宋明理学建构起来时,北宋五子开始推崇,到朱熹完成,还原来只是传书的《孟子》、小经的《语论》和《礼记》中抽出来的两篇,作为四书,当在传统的六经之上,这是一种“重新发现”,而且这结经典在古代是统治意识形态,有宪法性文件的经位,也是一次重大的宪法修正案。

程颐的论述代表理学的观点,儒学的“道统”核心思想精华,自孔子、子思、孟子之后失传,直到一千四百年后的程颢才“重新发现”接上。所以《孟子》不仅是孟子本人思想的体现,也是宋明理学思想家群体的思想载体,这与重大的社会背景变化有关。

陈独秀的《孔子与中国》分析,中国在春秋晚期自然经济为主的封建社会瓦解,转向了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面临这个社会巨变,各家各派都在提出种种对策,儒学思想最后脱颖而出。孔子儒学思想就是当时适应这个社会巨变的中央集权政治思想,对应欧洲中世纪末封建社会瓦解以后前资本主义时期马基雅维利的政治思想。这对中国社会经济史作出远比官方先秦奴隶社会说,以后封建社会说的胡扯更准确的界定。

但是看他和其他中国托派人物的文章(比如彭述之)的论述,虽然理论上是准确的,但是可能是史料所限,在经济史上明显犯一个错误,就是认为中国秦以后只是国内市场统一,但是还没有获得海外国际市场的条件,只能和其他一些古代文明一样,一直处于前资本主义国内市场阶段,甚至是毁灭。

其实,中国从宋代开始,已经兴起了海外贸易,获得了海外国际市场,明代形成了世界市场,这个黄纯艳的《明代海外贸易》、墨川的《南宋大航海时代》、万明的《明代中外关系史稿》、李隆生的《晚明海外贸易数量研究:兼论江南丝绸产业与白银流入的影响》,经济史家梁方仲、全汉升的论著还有一些晚明人物评传开头的经济史背景介绍都有涉及。就是说,中国在宋明时期,已经获得了海外国际市场、世界市场,已经获得了从前资本主义演化到工业资本主义的条件,当时的社会产能、城市化率,政治制度等都有一系列变化。宋代雕版印刷的普遍化也已经使知识极大普及,以前看莫砺锋进行的《唐宋文学专题》讲杜甫以“读书破万卷”自诩,这一点在宋代已经不希奇了,宋代的大文人,个个破万卷,原因就是宋代的书已经比前代多得多了。一般人往往受1950年一年的文盲率统治数字误导,误把这一年80%的文盲率当成历史常态,以前听徐健顺讲座他在现场散发的资料《我所理解的中国古代教育》,他们一个工作组的人为了采录吟诵,找了全国还在世的至少八九十岁的接受过古代教育的老人,摸到了一些古代教育的规律和资料,里面引传教士1860年代在湖南的调查结果,文盲率是山区60%以下,城市50%以下。这一百年是因为战乱加新旧教育制度转化形成了断层才使文盲率大增的。那其实医学也是一样,同样是因为战乱了两种不同的医疗体系转化,原先中医的医疗体系被冲击破坏,西医的医疗体系还没有普及建立起来,才形成了35岁的平均寿命,有些人又把这种特殊环境下的情况当成了历史的常态,也极严重的损害了中医的声誉。不排除有些人出于某种各种目故意进行这样的误导的可能性。

第一次春秋的思想活跃是封建社会瓦解转向前资本主义时的对策,儒学脱颖而出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以《孟子》为核心经典的宋明理学兴起,就是打开了通向工业社会的通道,面临第二次社会巨变时,变了驾驭工业文明完成的思想和理论准备。

新文化运动,不考虑原革命党和北洋政府斗争的历史背景,没有看到这第二次社会巨变的思想理论准确,理论上的偏失就是从生产力决定论角度,在新文化运动中认为欧洲已经抢到工业文明的先手,建立在工业经济上的文化版本肯定高于中国前工业时代的文化,必须格式化引进安装欧洲工业文明的操作系统才足以与其他工业文明的国家竞争。没有注意到知识普及思想升级的条件只需要印刷术的普及而不需要其他产业条件,宋明理学思想的版本绝不低于其他工业文明的思潮,就是加了驾驭工业文明开发的操作系统,完全可以与其他工业文明的操作系统在同一平台上竞争和交流。朱谦之先生当年的《中国哲学对欧洲的影响》,还有前几年出版的《中国 欧洲的样板》一书都提到宋明理学通过耶稣会传教士传到欧洲德法等国对思想启蒙运动的巨大影响。欧洲与中国的不同,就是封建社会瓦解后吞下阿拉伯航海技术同时获得内陆和国际市场,各国都优先向利益来源更大的海外扩张,直到二十世纪初世界市场饱和才开始用战争和金融手段争夺别人手里的市场。中国则以宋代为界分成两截,宋代之前还没有兴起远洋航海贸易,只能一次次内向兼并,宋代以后有了更大的海上贸易利益来源,也一样不在重视在陆地上扩张了。

“前言”就到这里了。
【论坛浏览】 【我来说两句】 【打印】 【大】 【中】 【小】 【关闭】

 相关评论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5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矣,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
这开头第一章是表面看利义之辨,追求利上行下效有大损害,提倡义却有重大利益。

实际上这个“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的状态就是封建社会进一步瓦解“礼崩乐坏”的表现。当时已经是战国中期了,就是及需一种新的国家意识形态收拢逐渐分崩离析的局面,适用封建社会自然经济向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央集权转型的社会巨变。

朱熹说梁惠王说的“利”是指富国强兵之类,这一点洞悉人心的孟子已经知道,不过这是下面章节的内容了,维护一个政权虽然需要暴力和意识形态,但是意识形态更加重要,梁山都挂一面替天行道的旗子,意识形态出现危机,掌握再大的暴力也会使用不灵,比如当年的苏联末期。

孟子的这个“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总是让我想起这些年网上有些贴子里牛皮哄哄的英国《大宪章》事件,《大宪章》事件就是英国卿大夫与国君之前的“上下交征利”,可惜当时信息不畅,否则只要有人据此像杜撰《老子化胡经》一样杜撰一个《孟子化胡经》就不会有现在《大宪章》传闻的牛皮哄哄了。

甚至《大宪章》时的社会状态还不如战国,中国殷商时期和更早天子就是各部落首领推举的,国君也有不少是卿大夫推举的,就符合封建代议制。孟子说的“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是封建社会晚期瓦解新社会形态破茧而出的时候,而《大宪草》是英国封建社会形态形成的时候,就算不和殷商时比,抬举一些,充其量也就是相当于鲁国三桓、三家分晋之类的事情。

这样类似有一点要注意,中国应该和整个欧洲比较,而不是欧洲现在哪一个国家的地域位置,天子、国君、卿大夫、士分别对应教皇、国王、诸侯、骑士。避免错位类比,出现“八佾舞于庭”的情形。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6

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

孟子对曰:“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诗》云:‘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王在灵沼,于牣鱼跃。’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台,谓其沼曰灵沼,乐其有麋鹿鱼鳖。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偕亡。’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
------------------------
孟子极重视民权,反复强调都快成祥林嫂了,这只是刚开始。

《古文尚书》是伪作,只是在典籍文献的引用中可以判断部门内容的真伪。孟子引用《汤誓》就是一例。

《古文尚书》的伪作也只是文献学意义的伪,思想上却是纯正的儒学精华。这也有点像王肃伪托的《孔子家语》,被识破以后也只是从经部降到了子部,就是表示还承认思想价值。大乘佛学中的一些疑伪的经典其实也可以参照处理,大不了也从经部降到论,只要符合三法印和一实相印就行。

  汤誓这句话可以算作是《马赛曲》的先声,“时日”指向“红太阳”夏桀倒是总让我想起四千年后的另外一个“红太阳”,有了夏桀下场的教训和写进古代宪法性文件《尚书》里的这句汤誓名言,还会有人再去触夏桀同样的霉头也算是奇事一件了。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7
梁惠王曰:“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对曰:“王好战,请以战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
这一段,梁惠王还是把真实意图直接说出来,但是孟子“以战喻”就说明已经洞悉了。

梁惠王认为已经“尽心”的部分灾荒救济,孟子比喻还是五十步笑百步,那其他“百步”的看来真的基本是一个“守夜人”的角色了。孟子提出的要求都是长期性的,不只是临时的灾荒救济,涉及农、渔、林、畜牧、纺织和教育,虽然战国时是中国刚转向市场经济时(下面孟子与许行门人的对话经常有经济史论著引用为仅次于《货殖列传》的重要史料依据),“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几句,体现的也还是一种供自己消费的自然经济思想,可是看这一段总觉得恍惚有一些像中央计划经济的思维(当然在工业革命以前,是不可能运行中央计划经济的),“王无罪岁”这种思维也有些像反市场的思维,不认为市场交换活动是自然规律,“市场行为”是天经地义的,实际上大部分社会分化都不是自然灾荒“岁”,就是市场交换竞争行为造成的。

这里提到的教育,汉代就有太学,宋代开始遍地的书院随着印刷术的普及推广开了。以前看胡适说中国没有欧洲那样千年以上的大学,这恐怕就是他提倡的白话文的思维误区,文言白话转换过程中很多名字叫法变了,就以为是新事物了。宋代的四大书院,起源唐代的石鼓书院都是千年以上,这还仅仅是有名的。前几天还下载过一本对比中世纪大学和宋代书院的书,其实这个社会阶段也搞错了,拿欧洲封建社会与中国前资本主义海外国际市场阶段对比,但是也可以戳穿中国没有千年以上大学的胡扯了。

孟子这里说的虽然是经济和教育,但是最终还是追求形成一种意识形态的优势,对所有人形成一种吸引力,“天下之民至”,不过现在世界上的高福利国家都是严格限制移民的,入籍条件苛刻,移民国家凭借的还是意识形态的吸引力。高福利除了国内的累进税,还是向其他下游国家吸血维持的,否则财政破产了都不可能。能真正维持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的,也只有当年苏联的中央计划经济的经济体,见过介绍。全民就业下,个人需要承担的相关经济、医疗、教育支出就是相关从业者占全社会人口的比例,比如医疗职业者占全社会人口3%,个人需要承担的医疗费用也就是全部开销的3%,不过最后还是在意识形态较量中被忽悠地以为换一种社会制度能更好自己解构。这也说明光是有经济保障不够,这只是提供提层次需求的社会基础,使人们有可能直接追求高层次需求的满足,但是还是需要其他的政治、教育、舆论等相关社会制度配合运作。

  关于这一章,还有一段公案还要存疑,就是陈独秀考取秀才时的试题,按他的《实庵自传》,本来只是想让母亲高兴而参加,试题就是“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截搭配,陈独秀乱写一气,居然得了第一,因此更加反感科举。可是以前网上又看到一个贴子指陈独秀当时是认为科举已经落后才这么讲,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试卷原文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8
梁惠王曰:“寡人愿安承教。”

孟子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以刃与政,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
梁惠王已经逐渐被孟子说动,孟子也就更加严厉起来了,这段话所指责的现象与上一段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性质已经不仅是“五十步笑百步”,已经上升为“率人食人”了。明末顾炎武使用这个时所指的情况才够得上真正的“率兽食人”,这里只是一种沟通策略。

前面提到作为文献《古文尚书》是伪作,在《孟子》其他经典里提到的部分内容才能认为是真实原文。可是这里有了一个相反的例子,“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句话论语中没有记载,意思也见过多种解释。我以为其中一种认为是开了恶例后,就会不断有后继行为这种解释最简洁明了。作俑打擦边球,以后人殉经历多次式微和死灰复燃的过程没有根除。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19
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愿比死者壹洒之,如之何则可?”

孟子对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
-------------------------
梁惠王终于把真实心愿完全说出来了。

张居正分析这一节“此章惠王之志,在于报怨,而孟子之论,在于救民。盖能救民,则不必报怨,而自足以克敌;不能救民,而徒志于报怨,将兵连祸结,而丧败滋多矣”。这大概是给万历上课的针对性分析。

“地方百里而可以王”,这句话倒是想进行一些本意以外的发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人普遍有一种领土思维,这其实是一种很愚蠢的思维。工业革命时的欧洲列强,没有哪一个是领土大的。工业革命先手的英国,领土只有区区三个岛,建立国际市场、世界市场,海路的作用远远大于陆路,中国宋代开始兴起海上贸易以后,就不重视在陆路上扩张了,之前是航海技术没到,才只能一次次内向兼并的。欧洲封建社会瓦解以后从阿拉伯获得了航海技术,各国也是优先向海外扩张的,直到二十世纪世界市场饱和才一战二战内向兼并争夺别人手里控制的市场。美国地盘大,可是独立以后直到二战也一直只是从英国的儿子变成了英国的小弟弟,是希特勒把欧洲绝大部分顶尖人才赶到隔着两个大洋的美国躲避战乱去了,二战以后美国才成老大的。进入工业社会以后这一点其实更加明显了,势力范围早就不是按领土划分的了,北欧、日韩、澳大利亚这些和美国隔着大洋呢,就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当年外蒙也只是独立,不是并入苏联,就是苏联的势力范围。领土思维复燃,可是说是一种思维的退化,退到了宋代以前水平的表现。

孟子这里讲的也是类似一种足食足兵立信需求层次理论最终也是建立起一种意识形态合法性吸引力,“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虽然有夸张,不过这是一种“即使”的假设语气,出了意识形态合法性危机,当然可能强弱易势逆转,苏联八一九事变时调不动军队,南明孙可望“内犯”,虽然实力悬殊,军队倒戈败逃都是例子。即使是结束战国统一的秦,最后也是被自己的军队灭亡的。以前见过贴子分析,秦末各路反秦力量都是杀掉地方最高长官,接收了原政府军政财政体系直接反秦的,灭秦的不是什么“农民起义”,秦军战力也没有消失,只是倒戈反秦了而已。牧野之战军队倒戈也是一个著名的例子。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20
孟子见梁襄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于一。’

‘孰能一之?’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

‘孰能与之?’对曰:‘天下莫不与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诚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
梁惠王已经被孟子一步步说动,死了,梁襄王即位。孟子大概已经比较失望了,第一印象就不看好梁襄王,加上梁襄王也不讲什么礼节,口气还挺大,一开始就问怎么定天下的问题。孟子没有正把这段对话说出来,用对人转述的方式记录,这大概就表示了一种轻视。

比起对梁惠王的步步引导和下面齐宣王的耐心分析,孟子一开始就把中心告诉了梁襄王,让他去感悟。

“不嗜杀人者能一之”、“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还是建立起一种意识形态的吸引力。统一战争过程中当然免不了死人,但是这与嗜杀也是两回事,单纯过度依赖暴力,损害了意识形态结果只能失败,上面提过的秦末各地秦兵被反秦力量收编灭秦就是一个例子。在这个过程中项羽和刘邦楚汉争霸也是一样,打到哪里屠杀到哪里的项羽,最后失败时,连一个没有任何政治倾向的农民都故意忽悠他把他指向了沼泽,耽误了时间,最后的二十八骑也覆没,只剩下光杆司令,否则还未必至于精神崩溃自杀。刘邦也被打成光杆司令过,就没有人忽悠刘邦,半路上还泡上个美女。

但是,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侵略者。内战“不嗜杀人者能一之”,今天杀这个,明天杀那个,谁都无法保证后天自己是安全的,能保证安全的办法就是先联合起来把杀人的干掉。可是侵略和反侵略的民族战争(侵略和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21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

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诸侯,然后快于心与?”

王曰:“否。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王曰:“若是其甚与?”

曰:“殆有甚焉。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

曰:“可得闻与?”

曰:“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曰:“楚人胜。”

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异于邹敌楚哉?盖亦反其本矣。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王曰:“吾惛,不能进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
与齐宣王这段对话的理念与梁惠王无异,只是辩论技巧方面有很大发挥,时松时紧,心理医生似的逐步解析和当头棒喝各种方法都有展示。

齐宣王没有梁惠王那么含蓄,问“有利”却不明说出来,也不是像梁襄王那样楞头青似的,介于两者之间,不过问齐桓、晋文五霸的事情,意图也就比较明显了,孟子也一样打了一个太极引入自己的主张。

孟子从牛羊的事情作为齐宣王“可王”的依据,不少人都以为这是一种虚伪的表现,李敖的《显性伪君子与隐性伪君子》就把“君子远庖厨”作为伪君子的表现之一,鲁迅也曾讥讽“牛肉是不会觳觫的”,其实“见羊未见牛”是一种普遍的心理现象,已经是孟子四端说之一,是配合社会环境引导转化帮人进步的根本依据之一,这一点巴甫洛夫、华生实验构想,波尔加实验的运作都已经证明了,完全可以大规模推广,也与佛家“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印证,这个就到下面章节细说了。

在说动齐宣王后,当头棒喝指出齐宣王纯想以武力扩张是缘木求鱼,又引入了详细的仁政规划主张建立意识形态吸引力。

这是“无恒产”的产究竟是指财产还是生产活动以前在网上见过争论,杨伯峻译作“产业”可以算是一种模糊处理,这和共产主义社会化的究竟是“财产”还是“生产资料”辨析似乎有些相似,为了避免一些误解或者审美疲劳,现在一般多解作“生产资料”,其实如果真知道共产主义是一种什么社会运作形态的,这样的用词近乎文字游戏,其实并不重要,无论哪个词都不会引起误解,我看到以前陈独秀、郑超麟说的都是财产。对于被几十年胡扯胡折腾搅七晕头转向的人,无论用哪个词都还是稀里糊涂的。

不过在这里,我觉得还是偏向“生产活动”比较合适一些,光有财产安心多半也是沉溺安逸吃喝玩乐,称不上恒心,以前看郑寅达的《二十世纪世界史》,纳粹上台以后,为了提升就业率,也是封存了一部分机器空出就业岗位,而不是直接提供救济,罗斯福新政也是用类似中国古代“以工代赈”的办法,苏联更是中央计划经济完全就业,实际上也只有中央计划经济才能长期维持完全就业。前几天看到共识网上有吴敬链文章,主张让僵尸企业退出,即使有人员失业,直接提供救济成本也比维持僵尸企业低,吴敬链曾经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间有过摇摆,原因恐怕是他根本没有分清楚真假计划经济,对苏联历史比较熟悉的人,如沈志华、秦晖、萧冬连包括网上见到的几个,都明确指出过中国当年不是计划经济,只有53到57年是苏联派人搞出来的第一个计划周期是计划经济的骨架,规模也不到苏联十分之一,大跃进就摧毁了88%,文革一上来直接休克疗法,却长期自称“计划经济”,见过不少经济学者都被忽悠或者是出于习惯和影射等目的这样称呼,这个绝对有必要澄清一下。网上有一个贴子,说这十年来有十个词被毁了。其实毁在毛泽东手里的更多,凡是被他正面反面胡扯胡折腾过的东西,都无一幸免,就像以前网上看佛学争论有人贴慧律法师严厉谴责净空的话“他每讲一部经,就破一部,直到把所有经书全部破光”。

孟子说的“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设计的“王道”措施,也是把经济放在前面,把教育放在后面,对需求层次认识是很清醒的。我想起了以前看到的陈独秀抗战时的演讲《怎样才能够发动民众》里提到第一点“必须解除民众自身的痛苦”,“此外苛捐杂税,向下层人民强派公债和裁员减薪,也足以减杀小商人小职员的抗日情绪;学生功课太繁忙,也没有做抗日工作的时间。所以坐在沙发椅上,责备民众不爱国,不起来抗日的人们,简直和说“百姓无饭吃何不食肉糜”的昏皇帝是一样的货色”,另外以前见过的彭述之59年分析指责“公社”的《對擁護公社意見的批評和我們的態度》引了列宁对合作制一些观点也是这样的一种思想,引几段,原文是书中OCR出来的繁体:

  我國有千百萬分散於窮鄉僻壤的個體農戶。要想用某種急速辦法、某種命令從外面、從旁邊去加以改造,那都是完全荒謬的思想。我們明白懂得,要影晌千百萬小農經濟,只能採取逐漸的謹慎的辦法,只能用實際模範例子來表明。因為農民非常講求實際,與舊式農業方法聯結得非常堅固,要使他們作某種嚴重的改變,單靠忠告和書本知識是不行的。這樣辦,那就既不可能,而且荒謬。
  ......
  農民不僅在我國,而且在全世界上都是實際主義者,都是務實的人,我們應當向他們作出具體的例子證明『康姆尼』(COMMUNE)是最好的東西。
  ......
    如果我們明天能夠拿出十萬頭等拖拉機,給以汽油,給以駕駛員(你們十分知道,在目前這還是一個幻想),那麼中農就會說:我贊成康姆尼(郎贊成共產主義)。
-------------------------------------------------
王凡西同一年也有文章讲同一个话题也提过类似的观点,在俄罗斯东欧研究论坛上看到过论文,即使苏联强迫启动集体化,也是在当年就提供三万台拖拉机,88%是进口,以后几年陆续进口了六万台,直接完全可以自产。

苏联搞了三十年还是集体农庄,毛泽东在几个月里把五亿农民圈起来直接叫“公社”,想赶美超苏想疯了,这本来就是大跃进妄想赶美超苏的一部分,在农业上的表现。这也是被他毁掉的东西之一,至今心有余悸。

其实不只是农民是实际主义者,其他绝大部分人都是,事先能凭抽象思维能力“成竹在胸”的人只能是少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大部分人还是要“眼见为实”,只有WINDWOS7、8、10面市,大部分用户才会逐渐抛弃XP、VISTA。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22
  庄暴见孟子,曰:“暴见于王,王语暴以好乐,暴未有以对也。”曰:“好乐何如?”
  孟子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国其庶几乎!”
  他日,见于王曰:“王尝语庄子以好乐,有诸?”
  王变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世俗之乐耳。”
  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今之乐犹古之乐也。”
  曰:“可得闻与?”
  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人。”
  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众。”
  “臣请为王言乐。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疾首蹩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今王畋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疾首蹩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猎,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此无他,不与民同乐也。
  “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田猎也?’此无他,与民同乐也。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
------------------------------------------
这一段“与民同乐”又是民心民权意识形态优势方面的祥林嫂式强调了。

不过这一段“与众乐乐”我以前倒是有一些体会,在学校里时经常在寝室放一些电视剧碟,当时还不是网上在线播放基本都能找到,搜集了一大堆碟片,很多其他寝室的人都来我们这间围在电脑旁边看的,多的时候一天二十多集都有,少的也有七八集。可是毕业以后就没有这样的热情了。基督教的小组交通大概也与这个类似,其他方面知识的学习、研究其实可以借鉴一下这样的方式。

不过一些比较高端的欣赏交流也有反例,以前在学校里有个喜欢音乐的语文老师讲过一堂音乐欣赏课,他说第一次听鲁宾斯坦弹肖邦乐曲时听傻了,一般人恐怕很难有这种感觉。他说他几个年来花在音乐欣赏上的碟片和高端些的播放设备有好几万元钱了,一般人也难感觉到不同播放设备的差别。他说他每年在贝多芬生日时要一个人在房间里听他的音乐作品,与他作一些思想交流,说不欣赏音乐时看傅雷家书里涉及音乐的部分都直接跳过的,现在才能看懂有共鸣佩服傅雷。这就是相反情形了,不过他办音乐欣赏讲座似乎又是另一种“与众乐乐”。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23
齐宣王问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
孟子对曰:“於传有之。”
曰:“若是其大乎?”
曰:“民犹以为小也。”
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犹以为大,何也?”
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不亦宜乎?臣始至於境,问国之大禁,然后敢入。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则是方四十里为阱於国中,民以为大,不亦宜乎?
-------------------------------------------------------------------------------------------------------------------------------
这一章财产受益,又是“与民同”的一种强调。

这一章两种囿的区别,让我联想起网上见过一些毛轮子玩文字游戏,什么“国营”、“国有”区别之类把的戏,实际上和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的猴子没有区别。

网上见过贴子分析了,当年的官员的福利(秦晖叫负福利)是财政保障的,而国企的福利(负福利)其实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是自己的经营业绩承担的。第一代员工退休,第二代员工进来(有些是“恩荫”式顶替),承担不了福利,当然会瓦解。

虽然当年毛泽东长期自称‘计划经济”,但是只要稍微熟悉一些苏联历史的人,如沈志华、秦晖、萧冬连和网上几个,都指出只是53年到57年苏联派人教出来的才是计划经济,也只起了一个骨架,规模不到苏联的十分之一,大跃进开始就砸了,以后二十年是既没有计划又没有市场。

现在世界上的福利国家,除了累进税以外,都是向产业链下游国家吸血维持的。实际上真要长期维持覆盖全民的福利保障,也只有真正的中央计划经济才有可能,见过内行者的分析。中央计划经济下,全民就业,每一个人需要承担的医疗、教育等开支比例,就是这些职业从业者占全社会总人口的比例,就微乎其微了。
作者: 暴风影音 发布日期: 2016-5-24
    齐宣王问曰:“交邻国有道乎?”

    孟子对曰:“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太王整事獯鬻,勾践事吴。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

    对曰:“王请无好小勇。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

    “《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一人衡行于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
孟子不是纵横家,讲国际交往规则也多是从道义角度讲的。大事小的包容,小事大的容忍,还是一怒阻止侵略,都是符合道义。朱熹认为天就是理,乐天自然合理,畏天不敢违理。乐天就是修养和社会演化的最高境界,理已经成为内在精神而不是外在追求,和程颐指颜回不是以道为外在追求的分析一样。

先秦的封建社会结构,周秦之变以后,拓展到国际交往规则,政治结构有一些像英联邦,宗主国需要仲裁国际纠纷,到十七世纪,东亚都是这样的一个结构,葛兆光有文章说明。也是以宋代为界,之前主要是陆路,以后拓展到海外。

“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这一句说明古代的社会制度,政治首脑和意识形态首脑也一直是分开的,不是皇帝兼教主,万万岁兼句句真理的政教合一。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中国地面上,只有两个时期是政教合一的,一人是满清,“道统在是,治统亦在是”,另一个是现在,毛邓三科,都是用政治首脑的名字和名义命名意识形态,甚至还是有意维持这种状态,出自王沪宁的三代表理论还是以江的名义公布。除了满清,近代这种源头可能来自延安整风的“统一思想”幻想。因为满清和现政权在历史时间上离现实最近,有不少人都以为历史上一直是一样,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必须澄清。
共有评论数 41/每页显示数 10

 我来说两句
请遵守国家法律和互联网法规。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注意:系统启用了静态/缓存功能,您的回复可能不能立即显示。
 热点主题
·面见国外客户,不会说英语,太丢脸了
·《庄子》小札
·“忘忧花”(λωτ搪)(《奥德赛》 卷四
·知乎上关于读书的帖子
 最新主题
·《庄子》小札
·面见国外客户,不会说英语,太丢脸了
·“忘忧花”(λωτ搪)(《奥德赛》 卷四
·知乎上关于读书的帖子
 
 
 
 XML   RSS 2.0   WAP 
 
版权所有  2005  网上读书园地  免责声明  最佳分辨率  1024 X 768
Copyright   ©  http://www.readfre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upstie™
鄂ICP备050043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