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1935|回复: 7

隔水的缪斯——爱着光,爱着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4 18: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生不悔初相见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

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在生命无涯的荒野里,在时光的漂移漫流处,当岑寂与狂躁淹没青春时,没有序曲,没有预演,没有期待,你我初相见。

  初相见――从而,青春刹那点燃,纵火燃烧原始森林,纵火燃烧地层奔涌的岩浆,纵火燃烧你我年轻的肌肤和头发,没有在18岁白头,没有在26岁老死,血液的殷红此后解冻,浴火,牵你的手,在日饵,日冕下唱歌跳舞。

  初相见,西风古道里你我马上相逢,泪下如雨,此宵就在野驿古灯倾诉一生的悲凉;初相见,汹涌澎湃的人流中一眼就认出了你,世界逃逸,众声喑哑,唯一听见你轻微的呼吸;初相见,已经在菩提树下祈祷千万年,六道轮回了无数次;初相见,是尘世流离,无序碰撞的一次偶然,恰恰遇见,不远、不早也不晚。

  初相见的一刻,瞬息也是永恒,在某一地点,某一城市,某一国家,某一星球,某一星系。遇见你爱的也爱你的人,生命从此灿烂,真心真意爱一次,不顾差距,不顾后果,不顾注定的伤害,在相聚的日子里点燃孤独的灵魂,爱得倾情、热烈,痴狂,如划过夜空的流星,如暗寂里璀璨的烟花,不管这个过程如何短暂,不管人生多么的失败,最起码在爱的时刻,我们是如此美丽,如此幸福,如此完满。

  如果爱情被世俗的计较--钱财,地位,容颜,年龄等所左右,而不是灵魂撞击时的火花,相遇一刻的怦然心动而燃烧,生命不过是石灰岩的苍白,钢筋水泥的冷漠。

  上苍作弄,最终证明不过是无尽的彼此伤害,是互相拥抱着哭啼安慰撕心裂肺的痛。所以,你故意在远离,我故意在远离,期望着又害怕着没有了对方的消息。

  但却从来也没后悔过,后悔过你我的初相见,如果避免不了伤害,就让以后伤害发生,愿意去承受这种不可承受,生命可以有大欢喜,大悲哀,不堪忍受的正是青春的留白、缺席。

  你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浓墨重彩,留下喜悦和悲痛;我在你的生命里留下浓墨重彩,留下喜悦和悲痛。此后的余生便充满了回忆的甜蜜和忧愁,也许在死的时候,就可以说,我曾爱过,轰轰烈烈的爱过,无怨无悔地爱过,全心全意的爱过。生命还是会无情地消逝,无声无息,不留任何踪迹。如踏过雪泥的飞鸿,如过水无痕的轻舟。可是,记忆的深处,有了爱情之火的余烬,一座坟,我至死你还埋在这里。

  不再与你相见,却从不后悔初相见。



  时光在流逝,在流失......从不等候。友谊会老死,爱情会老死,VIVO会老死,当泪已流干,血已流干,当VIVO的骷髅化为齑粉,烟尘,爱恨情仇就不再存留。握不住你的手,就象现在的全部空无,此生唯一的重量,可能就是记忆里曾经的美丽。VIVO无心呢喃,一生惜福和感恩,而尘缘却就此断绝,上天如此,VIVO奈何?

乱曰:

鸿鸿蒙蒙,天地玄黄
人生实艰,道阻且长
飘萍飞絮,江湖流浪
痴情百端,痛深喜狂
时不奈何,俱成虚妄

大化流行,出无入无
惜兮微躯,恍若水露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纵酒天涯,长歌当哭
明月清风,此去不驻


VIVO 2004-09-07  凌晨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4 18: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虫妈妈

                          


【1】


  VIVO一定是在自设陷阱。轻薄地许诺此后进行评述时,旋即懊悔了自己的莽撞,他者不是在任何文字后面都有说三道四,评头论足的资格,常常我们只需要被感动,刹那间被悲伤或者欢喜撞击日见冷漠的心脏,然后默默领受,体认作者绚烂的寂寞和自己寂寞里的绚烂。算是一次轰然燃烧,被文字的馈赠点亮,惟知敬畏和感恩,不敢言说,所有聒噪不过是亵渎,亵渎了苦难凝结的圣洁美丽。

  然而又要言说,以微薄之礼回馈作者的厚意。经验的沉痛、文字的卓绝早已取消了可以对称作答的可能性,是以踌躇再三,而时日的拖延无疑有天天加息的惶恐,由是勉力草草而为。

【2】


  "诗言志,歌永言。"《书•尧典》"君子作歌,维以告哀。"《小雅•四月》跨越文字的重重迷宫,让我们首先目击心灵现场,可悖论在于,目击现场的不可能性。一切"本事"(fact)沉隐,呈现在面前的只是词语的歌唱或舞蹈――无心呢喃的纯净、绝望无助的沉溺,读者探寻的深度止于意象的暗示与渲染。然而即使如此,只要心灵接通,就有越过语言的表层走向心理黑洞的险径――以作者隐约指示的心境叠加读者自我的生活经验向起初的生命真实还原。

【3】


  VIVO不敏,在此愿意把它读解为一桩甜蜜而又苦涩的爱情事件:生命原本苍白,孤单而又惶恐,但是你悄然出现,我的笑容从此同春花一起灿烂,同时埋下了和春天一起腐败的种。激流在寒寂中潜藏太久,一旦奔流,马上无比狂热,狂热地痴迷你,爱上了自己的想象,愿意一生守候,在田园牧歌里,在童话仙境中,在百草百花萦绕的小木屋。

  爱上了自己的想象,爱情因此出离自己的想象,太意外,你撕碎了天堂。幻想的美丽太过脆弱,经不起粗糙现实的轻轻一碰,曾经的甜言蜜语因背叛而成为了嘲讽,忍看你的远离,无法捕捉,如同无法捕捉恣肆的泪和殷红的血,任其汩汩。拼命要抓住爱情,抓住了空气抓住了虚无,从悬崖跌落,灰飞烟灭,驻留劫难。

  你或许他,轻盈而又沉重,温暖而又寒冷,洁白而又黑暗,温柔而又残忍,善良而又邪恶,冬夜里的煦日,夏日里的寒流,搅拌在虚弱的胃里,胃出血,肝腑溃烂,大脑爆裂。痛。对不起,宝贝,让你给了我生命里最深的痛。

  时光濯洗有关你的血迹,愿它只留下淡漠的旧痕,可是愈来愈清晰。我的回忆孤独无助,只会自动偎依着你取暖,直到锥心的痛楚让自己惊怵,却无力逃离。命定的悲哀,如果被伤害,不过是自己选择被伤害,所以无怨无悔。此生握不住你的手,唯一只能握住关于你的回忆。以悲哀取悦自己,午夜梦回的枕上,有你所不知道的泪迹,在这里,曾经的爱复活,安息。

【4】


  然而,天下所有悲伤的爱情故事都庸常,千千万万年来如此,亿亿万万人如此,无不湮灭于历史的浩瀚无涯,唯有敏于情而又慧于心者可以摭拾磨难所凝结的灿烂珠贝,一粒粒串起。带血的百合花怒放在春风里,踏破铁鞋,一朝娩出,裸露了从前的痛楚,同时驱赶了从前的痛楚,长歌当哭,以诗泄洪,残留的仅仅是文字的璨美,迷醉作者和读者,洗濯你我的灵魂。

  当思绪回归到文字本身,VIVO又不禁对自己的一番臆测感到牵强附会、莫名其妙。"文本之外,别无它物。"( "Il n'ya pas de hors-texte" "There is Nothing Outside the Text")(德里达)文字一旦生成,它就有自己独立的命运,既不属于作者,也不属于读者。文本只是子虚乌有的自由的符号嬉戏,词语狂欢,是一系列没有所指(signifiant,signified) 的能指(signifié,signifier),是文本性,文本间性,词语随意漂流,词语和词语相互追逐,指涉,照亮。文本横空出世,遗世独立,对于制作者和观赏者只有存在这样的问题,艺术品美不美,如果美,为什么如此美?

  到此我们取消了此前索赜探微的工作,激发作者编织文字的生活经验无足重要,"本事"的还原可有可无。闪烁在眼前的只是精美的词语,诡艳的意象,错综百出的理解岔道以及若隐若现的文本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4 18: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着光-爱着影

                          


  ——Dasha说:在语词虚构的世界里,翻译的过程也是重构一个世界(Genesis)的过程,这一过程,似乎可以照亮某人生命中的黑暗。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Taraka timiram dipo


Maya-avasyaya budbudam


Supinam vidyud abhram ca


Evam drastavyam samskrtam



  言词(LOGOS)的的飞花逝影已经不能创世(Genesis),因为世界已在,Homo Sapiens作为被造者如何僭越自己的定命?或许LOGOS可以改造不完美的世界(在谁的意义上不完美呢),但这里的LOGOS已经被历史悄悄置换为另一种内涵——理性和法则,牛顿和爱因斯坦是上帝的代言者,爱因斯坦是如何的简洁和优美啊,光电效应的论文只有17页,而《论动体的电动力学》也不过31页,此后世界大变,我们虽然还不能创世,我们已经可以毁灭世界无数次。道术从没分裂,在逻辑、推理和公共经验上亘古统一,只等待上帝的宠儿说出口,从此就有了光,冷冷的光,苍白的光,令人晕眩的光,让世界聪明地疯狂的光。理想国里没有诗,诗人见不到红太阳,诗人只在幽暗处穴居,暧昧地吟唱自己微不足道的悲欢,以悲伤来取悦自己,以欢乐来欺骗自己。

  而VIVO早已神经错乱,爱着光,以温暖来抵挡洞穴的潮湿黑暗;爱着影,以沉黯来杀伐阳光的灼热残酷。天地阴阳在交欢,无从歌唱,无从登高作赋,正负电子在淹灭,酸和碱在中和,沉默里沉静如水,间或荡起几丝涟漪,瞬息消失了踪影。


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



  由是无为,无为而逍遥。逍遥不是公众的嘉年华(Carnival),酒神的狂欢节,没有众声喧哗。一朵野花在寂寞的田野里无错地寂静地绽放,昼夜交替,花开花落。

某人在远处哭泣,侧耳倾听着,以悲悯、以叹息、以眼泪,但实在实在无从拯救,你不知道,当太阳落山,当黑夜来临,我的绝望是怎样粘稠,是如何流着血在渐渐沉沦。



  虚构和真实互相取消,修辞和逻辑互相取消,创造和毁灭互相取消,存在和虚无互相取消,非想,非非想。文辞的轻灵和生活的沉滞互相取消,美丽的梦想和拙劣的才具互相取消,个人的超佚和群氓的卑俗互相取消。

  由是无从坚持,纵欲在虚无之上,泛若不系之舟,且歌且哭。你是Soleil,你是Superstar,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在黄昏起飞,我是穴居的黑蝙蝠,我是三更就要遁形的鬼魂。

  夏虫不可语冰,如果有一缕光飞渡,只超度一个人的黑暗,或者,淡薄地希望,两三个人和你患上同样的绝症。



--------------------------------------------------------------------------------


——Dasha引用:

  1:14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国语和合本)


  1:14 And the Word was made flesh, and dwelt among us, (and we beheld his glory, the glory as of the only begotten of the Father,) full of grace and truth. (KJV)

  1:14 Vnd das Wort ward Fleisch / vnd wonet vnter vns / Vnd wir sahen seine Herrligkeit / eine herrligkeit / als des eingeboren Sons vom Vater / voller Gnade vnd Warheit. (Luther-Bibel 1545)


--------------------------------------------------------------------------------

  “天地虽大,其化均也;万物虽多,其治一也;人卒虽众,其主君也。” “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太一生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巨匠(Demiurge)从混沌(χαος)里创造了这个世界,从无里(ex nihilo)创生了这个世界。如同“月印万川”,太一(τό ἕν)流溢(ἔλλαμψις)而成万有,若日月星辰,山岳河海,草木鱼虫,芸芸众生。由是上帝的荣耀与你同在,你的荣耀与世界同在,你的ἀρετή,virtù与所有的子民同有,没有杀戮、血腥、罪恶、肮脏、卑污、庸俗,我们快快乐乐——好像王子和公主——生活在黄金时代、太平世、一个美丽的大同世界。上帝与我们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  

  然而,"Gott ist tot, Gott bleibt tot, wir haben ihn get鰐tet."上帝是个倒霉鬼,伊甸园里的智慧从来就意味着背叛和死亡,一如你的智慧让你背叛祖国、家园和海枯石烂的爱情。哥白尼、开普勒、光谱红位移、3 K 微波背景輻射,Big Bang时一切成为碎片,惊涛拍岸,樯橹灰飞烟灭,上帝在此死亡,质子、中子、电子诞生,金木水火土诞生,原核生物蓝藻三叶虫裸蕨恐龙始祖鸟南方古猿——我思,故我在,上帝在哪里?上帝只是哥尼斯堡的一条公设。

  没有你的荣耀,没有你的恩典和真理,一粒尘,一颗粟,在茫茫人海中,在渺渺大千里。混乱和迷茫,忧郁逐天涯之草而绿。走过红尘,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是我的落寞,无论潮起潮落,草枯草荣。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世界的嘈杂繁华和谁相关?你的江湖不是我的怀抱。面对面走近,背对背走开,不是共在,没有一样的生活世界(Lebenswelt)。

  唯上智与下愚不移,魔鬼和天使亘古如此,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在。沉沐在时光之流里只有一个人慢慢变老,世界无从改变,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世界。一个来自火星,一个来自金星。

  一阐提(icchantika)者,不信因果、无有惭愧、不信业报、不见现在及未来世、不亲善友、不随诸佛所说教诫。“一阐提不能生菩提心,如焦种不能生长。”“一阐提不能生菩提心, 如明珠置于污泥不能令清。”

  “罗袜音尘何处觅,渺渺予怀孤寄。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一个人跳舞,一个人登高作啸,一个人到湖心亭看雪,一个人在幽州台上,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个人素衣如雪,天涯流浪,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4 18: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书赠笑楚——以文字相酹秋天



当心有所触动,V常以文词来显现和杀伐悲痛,物伤其类乎?而随之而来的言说,无关他者,只是癫狂的独语,超度自己的落魄灵魂。几家欢乐几家愁,各自的忧伤无从彼此抚慰,在相互瞻望孤寂的的距离里,只以些许文字馈赠,或者可以稍微取暖,走过秋天、冬天和生命。——VIVO


  
【一】舍弃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当天空展现一片肃杀之象时,让我们也换上冷漠而决绝的表情,埋葬温情、疼痛、回忆,选择舍弃,就此走远,没有了彼此的消息。总不能决绝,为着依恋初相见时心际刹那萌生的柔软,总要决绝,只是不能继续承受由此而生的痛。
  
  犹疑是一种懦弱,而懦弱延长了伤害,彼此的伤害,故意的或者无意的伤害。犹疑是一种错误的生命姿态,因而要付出代价,用一年时间来偿付,一年的小小希冀、淡淡喜悦,一年的大绝望、大悲痛,一年的撕心裂肺。一年不足,再给你我青春年华的第二年……然而还是不能决绝,犹疑着,走到了第三个秋天的边缘。此际,已经决定,不再为你滞留。我们彼此舍弃,脱离互相的镣铐。
  
  曾经是自由无羁的风,游走苍茫辽阔的大地;曾经的血如天宇般澄清、湛蓝。然而在劫难逃,你是我一定要患上的沉疴,Amor fati,从此重病三年,人琴俱老,风霜浸透了年轻过的眉睫眼翳。
  
  当目光如秋天一样衰老、沉滞、晦黯,心却会如同匕首短剑般犀利凌厉,大型的猫科动物懒洋洋卧在树荫下,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懒猫,情绪乍变,长剑出鞘,挥出亚历山大的剑,斩断纷乱如麻的高定结(Gordian Knot),斩断这孽缘。
  
  就此选择决绝,就此舍弃,就此放手,如枯黄的落叶不再留恋枝头,随风飘堕,作为的秋日的献礼,不再关怀侬死谁埋。没有喧闹,没有色彩,没有欢笑,没有眼泪,嘴角淡漠而倔强,在黑白的默片里进行一场只有自己知道的埋葬。
  
  其实也不关心冬天的来临,从某一个日子起早就入住冬日的酷寒。大雪漫天飞腾,四野茫茫,好似地狱烈火的焚烧,雪白的孤寂,坚硬的寒冷,灼烫的悲痛——其雪如焚。一个人的天寒地冻,一个人的天迥地遥,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就此选择决绝,在秋天的边缘,在冬天的门槛。“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常以肃杀而为心……物过盛而当杀。”因而以一次美丽的杀戮来祭献萧瑟,不允许留恋,不允许怨恨,心平气静,古井无波,时光在此停顿是恰当的时刻。生命注定要沉沦,在无间地狱里万劫不复,起初的渴望救赎就是一种错误、罪恶,由此因果轮回,再添一桩负累。当负累等于罪责,当游戏公正,当天平平衡,是该结束的时候,无喜无悲地结束——La fin。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纵浪大化,不喜不忧。从此龙潜大泽,鹤隐九天,相忘于江湖,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从此褐衣蔬食,青灯黄卷,赏雪茅屋,听雨僧庐,各自斟饮自己的欢乐和伤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1 23: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没人理,踢一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1 23: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得?

不是很明白,给大家介绍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7 00: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不明白?就当V在胡说八道好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27 0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倒,还说Dasha呢       

春节回不了家的der Wanderer,Dasha为您流些清涕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2-29 07:03 , Processed in 0.370098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