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2645|回复: 6

[【文史类原创】] 说遗山先生论诗诗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12 12: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情芍药含春泪, 无力蔷薇卧晚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
  


  这首诗是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之一,历来颇受后人诟病。如:薛雪《一瓢诗话》云:“先生休讪女郎诗,《山石》拈来压晚枝。千古杜陵佳句在,云鬟玉臂也堪师。” 又王敬之《爱日堂诗读秦太虚淮海集》:“异代雌黄借退之,偏拈芍药女郎诗。诗心花样殊今古,前有《香奁》知不知?” 然则,今采释古之态度而视之,我们不免要为元好问平一下反,当然对于这首诗的观点是否正确,我们还可继续商榷,但是对于元好问为什么如此说,我们必须明了。如此有“理解之同情”,然后知其所以然也,这样才能作出客观的评价。
    首先,从元好问的《论诗三十首》的背景来看,整个《论诗三十首》所标举的是颇具“风力”的作品。在第一首,元氏以疏凿手自命,而后多首诗歌均论及其所推崇的是那种豪爽刚健的诗作,而反对纤弱柔靡的诗风。如之二曰:“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这一首论及曹植和刘桢以及后来的刘琨,元好问因极爱建安七子所代表的那种“志深笔长,梗慨多气”的苍浑遒劲之作,而叹息具此种风骨的刘琨没有生在建安时。又之三曰:“邺下风流在晋多,壮怀犹见缺壶歌。风云若恨张华少,温李新声奈尔何?”(自注:钟嵘评张华诗,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这里除和上一首一样表现出元好问喜好激越慷慨之作外,同时这首中还批评了如张华般的诗人所具的那种绮靡柔丽的诗风。也就是说,元好问的诗歌主张就是举有风骨的作品,而排极柔靡的作品。那么,在这样一种大的主张下,他就自然的针对“有情芍药”这样的诗句进行了否定。郭绍虞先生在笺释这首诗时,已然用释古之态度作了很好的说明,其曰:“此正是元好问疏凿标准,故不欲为女郎诗。风云气少,儿女情多,固在元氏诗文自警之列。……盖元氏论诗重在骨力标格,故拈此数语作为衡量之例,正不必以拟不于伦讥之……特以论诗主旨所在,故不免稍作偏激之词耳。”
    其次,这首诗的真实涵义不是针对某一两位作家而言的,这一点也必须阐明。由于这首论诗诗采用了摘句以论诗的方法,以具体代抽象,以个别代普遍,所以容易引起误读,以为是元对秦少游有所偏见,其实不然。宗廷辅《古今论诗绝句》说:“上二句即以淮海诗状淮海诗境也。”其实又何仅于此啊!元好问是在以秦少游诗状此类婉约之诗境,而不局限于少游,也不完全是指向秦少游。同样,他是以韩愈《山石》诗状此类骨格标劲之诗,不局限在韩愈,也不完全指韩愈。也就是说,元好问是在将两种不同风格的诗歌进行比较,而不是将两个诗人在进行比较。如果可能,我们不妨作这样的设想:将前两句,即“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换成袁枚《随园诗话》中嘲讽元好问而提到的韩愈的两句诗“银烛未销窗送曙,金钗欲醉坐添春”,然后再云:“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较之前诗只是整个论诗诗均为引韩愈的诗罢了,所要表现的主张却仍是一样的,如此换之恐亦合元好问之意,而后世非难这首诗的人恐就没这么多了吧。
    复次,元好问扬风骨弃绮丽主张的提出是为了纠正当时诗坛新奇特怪、不雅不正的诗风而提出来的,具有积极的意义,起到了“细论正体”、“疏凿泾渭”的作用。但,从今天脱离当时语境的情形来看,他的观点也有些“矫枉过正”的地方。元好问对两首诗所代表的两种风格的取舍,在今天看来是不合理的。《春日》“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其中意象是婉丽的,情调是柔媚的,秦少游所营造的是一种优美;《山石》“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其意象较之《春日》就要厚重些,其情调就要刚正些,韩愈营造的是一种壮美或者说是崇高之美。而“优美”与“崇高”这对美学范畴早就为人们所熟知,其各自的价值也都是得到肯定的。例如唐李白《将进酒》首句陡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给人一种空间上的巨大感,末句结为“与尔同销万古愁”给人一种时间上的无限感,真可谓气势浩然,完全是一种崇高美,这样的美我们是肯定的。而另一首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整篇写景,“缠绵蕴藉,一意萦纡” (清毛先舒《诗辨坻》卷三) 这种美是优美,我们也是肯定的。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一文中称其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对这样的一种优美是赞美之至了。由此可见,元好问讥“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为“女郎诗”,舍婉约而专主骨力的主张是不足取的了。
    要之,看元好问的这首论诗诗,我们需要回到当时他所面对的金代诗坛去了解,元的主张在后人看来未免有些极端和偏执,但是他之所以会作出这样的论断,是有其现实指向的,我们今天可以指出元氏观点的不足,但同时更应该注意到它产生的缘由,此谓之“释古”也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13: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代诗坛俺就不懂了,学习中。不过金代文化之盛,确实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人物、文章之盛,独能颉颃宋元之间”吗,呵呵。
印刷、文学、绘画等都达到了新的高度,而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辽东出现了很多本地文化“高手”,,如杨朴直接推动了阿骨打称帝建国,朝仪制度均由其草拟,而李石、张浩、张玄素等也在金朝建立过程中起到了特殊的作用。我在一篇投出去没回音,看来是废了的小文中说:辽阳张汝霖、张汝方、高衍,熊岳王庭筠、王曼庆,咸平王浍、辽东高仲振等或以诗文或以书画知名,水平不亚中原人士,而王竞、翟永固、赵可、张景仁、郑子聃、杨伯仁等文士也多为辽地人,文采风流,冠绝一时,在金代文派的形成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我所举之例主要是为了说明东北的,其实元好问的水平明显又高于这些家伙。唉,元好文要是东北银,就好了,呵呵。可惜他是个老西子。否则俺的文章不是更有说服力,也许就入了编辑大人的法眼了?呵呵。
  


绝缘来申请学士吧,呵呵。 欢迎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20: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州集我在中文网提供了pdf的,但是自己还没有认真看呢,实在不好意思。



热烈欢迎绝缘来申请学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20: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2楼oliver1974112006-08-12 20:39发表的“”:
中州集我在中文网提供了pdf的,但是自己还没有认真看呢,实在不好意思。

天人兄还写小说,真是佩服!

热烈欢迎绝缘来申请学士!

“小文中说”<>“小说”。哈哈,oliver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21: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爱哭替俺辩解过了,呵呵。多谢爱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21: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兄真没写过小说啊?可惜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2 21: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睛花了一下,不好意思,最近看电脑时间太多,视力不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2-24 18:19 , Processed in 0.348077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