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6405|回复: 5

[【文史类】] 《未尽的才情--从《顾颉刚日记》看顾颉刚的内心世界》读後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2 17: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尽的才情--从《顾颉刚日记》看顾颉刚的内心世界》是今年三月新出的一本小书,原是余英时先生为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的《顾颉刚日记》(十二册,约六百万字)所撰写的序言,因为篇幅较长,在徵得出版公司的同意後,另印单行本,仍由联经出版。作者也曾撰写〈从《日记》看胡适的一生〉,作为《胡适日记全集》的序言,从日记的材料解答胡适一生各阶段的若干疑点。现在又为《顾颉刚日记》作序,重点稍有不同,如书名所揭示,主要乃通过日记来窥测顾氏的内心世界。序言题为「未尽的才情」,「才」「情」二字各有分指,并非一集合的名词,实寓有惋惜之意。前者指言顾氏一生所嚮往达成的学术事业:整理国故、民众教育、边疆研究等三大领域,在其後半生,与大部分同时代学人相同,都因大环境的限制而不复有施展的馀地。後者则揭露顾氏对谭慕愚延续半个世纪以上缠绵悱恻的受情,可惜的是,这段感情虽然动人,但并没有一个浪漫的结局,在谭氏拒绝顾氏的求婚後戛然而止。部分原文曾在网路转载时先行拜读,昨晚买到纸本书後,花了二个小时一口气读完,心中颇有感慨,写些心得与书友分享。

  如同余先生自言:「这篇序言并非传记,不过把《日记》中最主要的传记材料提炼组织起来,供未来传记作者的叁考而已。」故仅提纲挈领地点明顾氏一生与胡适、傅斯年、谭慕愚及国民党的关系,及其在1949年後的处境。除了与谭的关系牵涉到男女私情外,与胡、傅的关系,主要集中於顾氏在扩展其学术事业版图的过程中,影响其最深的二位师友。胡适的影响是不消说了,顾氏赖以成名的「古史辨」运动,主要即受胡适的启发及影响;至於傅斯年,与顾氏同为胡门弟子,早年虽志同道合,但颇有瑜亮情结。且二人於学术理念上亦颇有分歧,主要在於傅氏想以中央研究院为基址,与国外汉学界角胜,故在学术人材的汲养上采拨尖主义,旨在「提高」;顾氏则认为此事非一二人独特之钻研可以为功,必先培育一批学术班子,积叠无数资料而加以整理,然後此一二人者方有所凭藉,故首先应注意「普及」。此二种理念本不必然冲突,但因二人各有领导学术的企图与抱负,复因人事上的纠葛,导致凶终隙末,颇令人感慨。至於顾氏与国民党的关系,主要在於顾氏离开中研院,并与胡、顾二人逐渐貌合神离後,想藉由当时在大陆掌权的国民党,协助其事业企图的达成。但此举虽不好说与虎谋皮,终究是所托非人,同时由於大环境的影响,顾氏所欲达成的学术理想,随著时局的转变,终与国民党的政权同归於尽了。

  至於顾氏与谭慕愚的恋情,应该是首次较为完整的披露。不过,与读周质平《胡适与韦莲司:深情五十年》一书时荡气回肠的感觉不同,顾氏衷情一生的谭氏,不像传统戏曲小说里的弱质佳人,实是一位出类拨萃的现代女性。举其在被打成右派後仍不肯屈服,在统战集会劝导的场合仍强硬不认罪,甚至连毛也无可奈何之事为例,诚如余先生所言,这已不是「勇猛」「胆量」所足以称之,孟子所谓:「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庶几近之。所以在阅读这段文字後,感觉上是认识了一位伟大的女性,对二人间的情事,反倒不是这麽挂心了!因为,顾氏与胡适相同,虽然皆为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物,但皆如傅斯年所言:「我们的思想新、信仰新……但在安身立命处,我们仍旧是传统的中国人。」虽为其不愿伤害发妻而将对谭氏的爱情中心藏之,感到钦佩,然而仍为其无法求得一生精神情感上的伴侣而感到无限惋惜。也许,徐志摩所言:「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是此段不圆满感情的一个注脚,然而,我们也由此缺陷,看到在爱恨情仇之外,人性的崇高尊贵之处。

  也许限於作者自我设定的撰写意旨,读後感觉不如〈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胡适之生生年谱长编初稿》序〉一文,能经由作者的分析介绍,了解顾颉刚学术上的主要贡献,及其能在近代学术史上居於中心地位的原因。当然,这有点求全责备了,因为相关的著作已有不少,也某个层面地涉及及解答了部分问题,但以余先生的学术研究能力及地位而言,难免使人对其作品有高标准的要求。虽然如此,此一长达数万字的序言,仍然研读顾氏《日记》的绝佳索引。但读後仍不免有所感慨,处於今日浮躁的社会风气底下,有几个人能耐得住性子细读这六百万字的日记呢?起码,我大概只能读读余先生的序言了。


  

目次
引言
一、事業心與傅斯年
二、顧頡剛與胡適
三、顧頡剛與國民黨
四、一九四九年以後的顧頡剛
五、顧頡剛與譚慕愚
結語
附錄一、顧頡剛、洪業與中國現代史學
附錄二、顧頡剛的史學與思想補論
後記

又,此书注脚体例颇不一致,是一小瑕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5-2 21: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0楼yngwie于2007-05-02 17:03发表的 序言题为「未尽的才情」,「才」「情」二字各有分指,并非一集合的名词,实寓有惋惜之意。前者指言顾氏一生所嚮往达成的学术事业:整理国故、民众教育、边疆研究等三大领域,在其後半生,与大部分同时代学人一般,都因大环境的限制而不复有施展的馀地。後者则揭露顾氏对谭慕愚延续半个世纪以上缠绵悱恻的受情,可惜的是,这段感情虽然动人,但并没有一个浪漫的结局,在谭氏拒绝顾氏的求婚後戛然而止。.......
解题甚妙!

引用第0楼yngwie于2007-05-02 17:03发表的 处於现今浮躁的风气底下,有几个人能耐得住性子细读这六百万字的日记呢?.......
宋江无事,愿意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5-4 12: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Y同窗的大作,恭喜!
可惜鄙人不曾读此书,无法续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28 14: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会有PDF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28 14: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天放学回来,看到姑丈藤椅旁垂手而立一位身着收藏青中山装、戴黑边眼镜的客人,只听姑母称他“顾老爷请坐!请坐!”他才坐下来。后姑母告诉我,他就是令我仰慕已久的学者顾颉刚先生。”——柴庆翔《遗老旧事》(此“姑丈”便是老前辈曹元弼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17 10: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5-18 07:36 , Processed in 0.433411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