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3336|回复: 4

[【读书沙龙】] 从《红楼梦》版本看——张爱玲论宝黛初遇时的年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9 09: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爱玲《红楼梦魇》〈三详红楼梦〉中说到:早本《红楼梦》,宝玉黛玉初遇——黛玉到达荣府的年龄,与前一章出场時年歲,衔接不上:「更早的本子上宝黛的年纪还要大。第三回全抄本多出三句,凤姐『问妹妹几岁了。黛玉答道:「十三岁了」。又问道:『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黛玉「第二回」出场,才五岁,到京便十三岁了。

张氏所谓「更早的本子」是指「全抄本」,她在〈初详红楼梦〉中开首便说:
「我无论讨论什么,都常常要引《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本》(以下简称全抄本),认为全抄本比他本早……。」张氏认为全抄本「没有评注,可能是后期抄本,根据早期底本过录。」並非较晚的本子,附评逐渐删去。这里「早期的底本」,即张所指的「更早的本子」。又说:
第三回妄加三句,似还没有人指出。凤姐问黛玉一连串的话,插入黛玉答道:十三岁了。』又问道……」张氏戏称:第二回黛玉「年方五岁」,「从扬州进京,路上走了八年!」〈初詳紅樓夢〉

先不论「全抄本」是否如张氏所指是个「早本」,张氏对《红楼梦》的许多见解都相当精辟,言简意赅,大概不惯写论文,有些地方读者必須自己去探究。我试着将几个较早的脂评系统本子,「年龄」这部分排比了一下。

1.《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甲戌本)乾隆19年,1754年:
「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这里介紹黛玉出場的年紀)
寶玉「如今長了七八歲」(第二回)
鳳姐又忙攜黛玉之手,問:「妹妹幾歲了?上過學?現吃什麼藥?」(第三回)
沒有黛玉的回答。「可也」二字,甲戌本據其他本補。

2.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己卯本)乾隆24年,1759年(怡亲王府抄本)
「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第二回)
寶玉「如今長了七八歲」(第二回)
「又忙攜代玉之手問妹妹幾歲了『代玉答道十三歲了又問道』可也上過學現在吃什麼藥?」(第三回)(原作「代」)
「全抄本」与「己卯本」此处相合。

3.《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庚辰本)乾隆25年,1760年
「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第二回)
寶玉「如今長了七八歲」(第二回)
「又忙攜代玉之手問妹妹幾歲了可也上過學現在吃什麼藥?」(第三回)
庚辰本無「代玉答道十三歲了」等三句。

4.張氏使用的「全抄本」《乾隆抄本百回紅樓夢稿》
「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名黛玉,年方五歲。」(第二回)
寶玉「為今長了七八歲」(第二回)
「又攜忙黛玉之手問妹妹幾歲了黛玉答道十三歲了又問道可也上過學現在吃什麼藥?」(第三回)「全抄本」與現存的「己卯本」同。

5.现今通行的「程甲本」乾隆56年辛亥(1791)
「只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第二回)
宝玉寶玉「如今長了七八歲」(第二回)
「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麽药?』…」

***
「通行本」同于更早的「甲戌本」,「全抄本」则与「己卯本」同。张氏得证明「甲戌本」第三回不是较早的本子。下面是张氏的论证,很多地方都要咀嚼再三,才能明白,我试着将「张看」作个注解。

《红楼梦魇》中常常说起「早本」,让不少读者看得一头雾水,甲戌本第三回就「实有」一个看不见的「早本」。第三回回目:「荣国府收养林黛玉」,这个回目就是一个早本的遗迹,因为第三回的「正文」,黛玉的父亲林如海还好好地活着。「回目」收养二字旁,有夹批:二字触目凄凉之至。两者互证,第三回「早本」故事内容,黛玉已经是「孤儿」,贾家才收养她。这没有改掉的「回目」,就证明原先有一个本子,写林黛玉父母双亡,现在这个本子看不到了。同时,也可以推断林如海死在第二回,或者更早,现今第二回写黛玉失恃「賈夫人仙逝揚州城」。倘若林如海先过世,黛玉後丧母,那贾夫人便是在姑苏原籍去世,不会像现在,「仙逝」在林如海扬州任上。要父母相继都过世,第三回才能接着写收养林黛玉。因此现在的甲戌本第二回与第三回都与先前这个早本不同,第二回黛玉父亲林如海没有亡故,第三回黛玉也无须贾家收养,她父亲仍做着盐政高官。这一回情节与现今的本子,如庚辰本等,内容基本上都没有差别。

「总计甲戌本头五回,……第二回改掉黛玉父亲已故,第三回是新改写的,……」张氏认为这五回都没有「双行小字批注」——她視為新稿的标志,还没来得及用小字把评注写进正文。況且这书绝大多数回末附有「套语」,指「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有些在「正是」之后还有一副「诗联」,举例如第六回回末:「……刘姥姥感谢不尽,仍从后门去了。正是:
  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
甲戌本这头五回就没有回末的套语或诗联,这个「形式」显示:此是「今本头五回初形成」之际。形式外,还有「俗字」上的歧异,也属计算甲戌本年份的证据。这部份,「张说」尤须举例与查证。第三回「嬷嬷」先写作「嫫嫫」,如「三个奶嫫嫫」、「两个老嫫嫫」,这是旧稿的用法。這种情況也发生在第六回,旧本原作刘「嫽嫽」,後改作「姥姥」,都是新旧判别的表徵。回内从黛玉告辞贾赦处,「两三个嬷嬷」送她去贾政院子,去看二舅舅。这之后,一律写作「嬷嬷」,如老嬷嬷、(黛玉奶娘)王嬷嬷、(宝玉之乳母)李嬷嬷,新旧非常分明。比较庚本,推断是旧本照着改本将「嫫嫫」改为「嬷嬷」,有时漏改,「嬷嬷」之后,又是「嫫嫫」,没有第三回前后明显的分界,後半回都作「嬷嬷」。

内容上,张说:「第三回不但与第二回总批不符,也和第二十九回正文冲突」,这两处也发生在後半回,需要解释一下(其实也就是作个「注」):
脂评各本第二回总批都混入正文:提到黛玉宝钗二人都「极精极细」看过那块「通灵宝玉」。今仅第八回宝钗鉴赏过玉,第三回黛玉问起玉的来历,袭人就要去拿来给她看,黛玉体贴人,说夜深了,没让拿。张氏认为原先应该有「黛玉看玉」事,现在与「总批」不合,总批属早本,推测这一节为作者新删写的稿,情节上不想与「宝钗看玉」重复,才删。另一处似为添写:第三回贾母将丫头「鹦哥」给了黛玉,「珍珠」(袭人)给了宝玉。这两个丫鬟在第二十九回又再次出现在贾母身边:「贾母的丫头鸳鸯、鹦鹉、琥珀、珍珠。」第八回紫鹃头一次书中提及,甲戌本批文指「紫鹃」即是「鹦哥」改名。紫鹃、雪雁应都是黛玉扬州跟来的,见第二回女学生「并两个伴读丫鬟」,张氏说不会仅带雪雁一个,紫鹃同是她从南边(家里)带来的。显见贾母赠婢是新添写的一段:将鹦哥紫鹃合一人,第二十九回鹦鹉还在贾母处,才与旧文冲突。可见鹦鹉是鹦鹉,紫鹃是紫鹃。
以上皆见〈二详红楼梦〉

黛玉入荣国府,从「年龄」删除上看,甲戌本第三回(新改稿)與庚本、现今本等相合,依张说甲戌本是「改写第三回最初的定本」。今本第二回黛玉五岁,无黛玉回答「十三岁了」,彼此相合,己卯本与全抄本漏删这三句话,保留了较早本的遗迹。

早本的「十三岁」删去,后来宝黛年龄越改越小,黛玉「五六岁」,宝玉「七八岁」。一般红学者较难关注到,创作者改稿出於「说故事」本身的原因,排除文字狱部分,小心翼翼,这当然不用说。时代背景架空,有意模糊,都是为了慎防。技巧上,作者从生疏摸索到技巧老练,如重复了的情节,作者删除,保留自己满意的那一部份。这里还有如张氏看到的「现实」与「白日梦」的冲突。她以同是创作者的身份,说:「早本白日梦的成份较多,所以能容许一二十岁的宝玉住在大观园里,万红丛中一点绿。越写下去越觉不妥,惟有将宝黛的年龄一次次减低。」

这也就解答了处于儿童时期的宝玉,有时显示少年维特的烦恼,「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女人谁个不善怀春?」(郭沫若译 卷首诗)。钗、黛也比现代「小学女生」(十二岁毕业),更早意识到「情」。二人一个深沈,一个恬淡,都少有童言童语,近似成年人。黛玉丧母,来到舅家,初见外祖母、凤姐等一干人,陌生环境中种种应对,描写上都不像个「五六岁」女童,如初遇熙凤,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读者接续看下去,也一直维持着年龄上的错觉,有时就干脆忽略书中真实年纪,或是疑惑地翻回去,以为看错了,重新确认。因为男女有别,现实上只好一再降低年龄,两人一开始都是儿童。张氏说:「……宝黛初见面的时候一个才六七岁,一个五六岁,而在赋体描写中都是十几岁的人的状貌──早本遗迹。」《红楼梦魇》〈三详红楼梦〉

上述引文中「十几岁的人」,指黛玉回答凤姐「十三岁了」,可据推宝玉的岁数。赋体描写,如第三回〈赞林黛玉〉,赞文见於两人初次见面,描写的自然不是五六岁的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引蔡义江校本)。

我初读《红楼梦魇》大为心仪,很多疑惑都有了解答。白草这贴通篇拾人牙慧,但是甘愿为张氏这两段话作注,写的匆忙,几乎都在赶,错误之处还请指正。

注:(手边使用的书)
1.(1)古本小说集成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甲戌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2)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清]曹雪芹 [清]脂砚斋评 邓遂夫校订,
       作家出版社.2001。
2.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己卯本)(影印原书)
3. 古本小说集成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庚辰本)四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4.乾隆抄本百廿回紅樓夢稿 [清]曹雪芹.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影印本)
5. 红楼梦 校注本 (四册)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程甲本)
6. 紅樓夢 蔡义江校本 浙江文艺出版社 1993
7.《红楼梦魇》张爱玲 皇冠出版社 199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9 13: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在的,我至今读红有数十遍了(当然,只是挑热闹看,从来没看门道,呵呵,小时候还会酸鼻子,现在连心跳都没加速半点,不知道是我老了,还是书退步了,哈),想起小时候第一次看红楼梦,就是胡涂于这个年龄问题,总是弄不明白。上大学时,有了较大的图书馆,试图把各种的评论汇录到一本红楼梦上,却不知道自己干的就是所谓“汇评”的工作,哈哈,幸好当时没接着弄。
顺便回忆一下我的繁体字启蒙书:《封神演义》。其实红书也算的,只不过最早启蒙是封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9 13: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楼天人合一于2008-10-09 13:32发表的 :
说实在的,我至今读红有数十遍了(当然,只是挑热闹看,从来没看门道,呵呵,小时候还会酸鼻子,现在连心跳都没加速半点,不知道是我老了,还是书退步了,哈),想起小时候第一次看红楼梦,就是胡涂于这个年龄问题,总是弄不明白。上大学时,有了较大的图书馆,试图把各种的评论汇录到一本红楼梦上,却不知道自己干的就是所谓“汇评”的工作,哈哈,幸好当时没接着弄。
顺便回忆一下我的繁体字启蒙书:《封神演义》。其实红书也算的,只不过最早启蒙是封神。

可惜没接着弄,不然可以按照德国有名的“历史校勘”模式(historisch-kritische Ausgabe),做出史上最精当严密的一个红楼版本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9 14: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2楼chaque于2008-10-09 13:49发表的 :


可惜没接着弄,不然可以按照德国有名的“历史校勘”模式(historisch-kritische Ausgabe),做出史上最精当严密的一个红楼版本来。

是呀,可惜,有可能因此失去了一本紅樓版本密鑰指引,
个人之幸,乃学界之大不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9 14: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说了个玩笑,两位就给我了巨大的刺激,我下次可不敢再说话了。说了说少年之孟浪,也不成的阿。

本来在幸好句后面,还有句:否则不是活生生丢死人。
可是再写半行,就忘记了要说的话了,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4-17 18:01 , Processed in 0.289784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