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4953|回复: 27

[【读书沙龙】] 【古典诗词赏析】“快”与“不快”的非语义表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3 03: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奥林匹克的口号,除了更快更高更强,大概要算重在参与最广为人知,近来后者常被称为弱者的遁词,其实这种重过程不重结果的思想,恰好是中国文人的理想之一,且由来已久、影响深远。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雪夜访戴”。

语见《世说新语·任诞》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原本诗可以怨、可以愤,古今皆然,唯独访友寻隐的诗,从此远离了怨愤,因为在雪夜访戴这样的名士风流之前,一怨愤就落了下乘,用今天的话来说你就OUT了。

不过诗这种东西总要追求个性化和个人体验,需要杜绝千人一面和千篇一律,在此我们先引入一个概念叫“快”,前几天桃子称《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为杜诗中第一快诗,就是这个意思。说起“快”我们有明快、轻快、爽快、愉快,可见快有不同类型,同时快也可以有不同程度,快的程度过低(负数),不妨就叫不快。

诗中快与不快的实现和表达,方式多种多样,除了语义性的,也有非语义性的,如前所述,寻访诗远离怨愤,很难用词语直接表达快得类型、快得程度,正好可用来考察诗的表达手段。

先来读一首快的诗。

澧水桥西小路斜,日高犹未到君家。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
----唐 雍陶《城西访友人别墅》

日高犹未到,说明时间不短,但效果不好。村园句,或许迷路,或许一村又一村。通篇读下来,则没有丝毫的不快感觉,有人认为全靠处处春风句给力,可以同意,但不是全部。我们可以把剩下的阅读快感归为非语义成分带来的,并且我认为就是通过音节和韵律变化来实现的,?

让我们看另一首诗。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唐 贾岛《寻隐者不遇》


纯从语义分析,这首诗不温不火,冲淡平和,清楚地交待了寻访隐者的过程和结果,与雪夜访戴差相仿佛。通篇读下来,却缺乏雪夜访戴那种明快洒脱的感觉,我们试着分析下结构,看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五言四句式的诗中,尽管古体诗与近体诗比较接近,但这首仍是比较标准的五言绝句,大体符合近体诗格律,但它有几点比较特殊,一是采用仄韵,我们知道,仄声短促低沉,平声高亢悠扬,仄声煞尾不如平声响亮;二是两联内部有意不对称,大结构都是二、三结构,但三这部分不匹配,问童子是一、二式,采药去则是二、一式,此山中是一、二式,不知处是一、二式;三是第二句有一、四结构的味道,言有些类似后世填词法的领字。

因此,该诗吟诵时会感觉涩滞,不顺畅,不响亮,算不上快,但因词义冲淡,所以也算不上不快。

再来一首诗,看节奏变化的妙用。


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
----明 高启《寻胡隐君》

首联慢,次联快。首联用词反复重叠,也不是近体诗音律,读来拖沓回环,但正是这个慢,给次联的快提供一个鲜明的对比,先慢后快快更快,仿佛山涧之水来到平川,跨越了障碍,挣脱了束缚,一下子获得自由,快感更显张力,有些类似萨翁“复仇的甜蜜”。

由此我们确定,通过形式变化,可以带来不同的阅读体验,再结合语义的变化,可以营造出不同的氛围,形成性格迥异的风格,或雄健、或清丽、或沉郁、或哀婉、或幽怨、或激愤、或闲静、或冲淡,例子很多,朋友们不妨留意,可以作为赏析的一个角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3 08: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z兄对于诗歌的把握,可谓深得三昧。此文对于诗歌的情感和心理节奏的解读,可以说是另辟蹊径。从非语义性来探讨诗歌的风格,无疑是个突破口。请各位诗友就此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3 08: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zs2k老师这篇赏析读来也有一种很“快”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3 09: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客气,您一点儿小小的笔误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3 10: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zs2k 兄所说的非语义表达也正是弟在读诗时颇感兴趣的地方,大致归纳了下兄所提到的几种方式,应该是包含了平仄、节奏及修辞等几方面。弟觉得,非语义表达中,至少在语词的读音这一方面,还不仅仅只有平仄一种,比如说发音部位,窃以为兄此帖还可以进一步展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11: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3楼碧落于2011-08-13 09:15发表的 :
老师客气,您一点儿小小的笔误而已!
不为笔误为理解。
我这种诗歌解读法,不知是否被目为旁门左道,至少另类是肯定的,当此之时,碧落兄捧场加肯定,不感激就不是真性情了。

书读得少,不知萨翁在复仇之外,是否对感恩也有表述,没有的话我认为可以叫“感恩的痛快”。

前几天看电视,说的是一个重庆(大重庆,哪个县?)残障人士,小儿麻痹后遗症,在家务农,连行走都非常困难,就是这样一个人,婉拒了吃低保,非要自己养活自己,就用两只手支撑着上山采药、喂猪、养鸡,没有自怨自艾,总是平静地面对一个个困难,让人清楚地感受到那种人格的力量,想不感动都不行。但看到他拖着羸弱的身子攀爬,运送重达身体数倍的重物,再联想到养殖这个微利复杂的行当,不由为他担心,他身体可吃得消,心理可正常康健,市场可顺利,凡此种种,纷至沓来,累积在一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正在这时,突然传来消息,有一家企业被他感动,无偿提供一批种猪给他,并愿意帮助他解决技术和市场问题,一瞬间,情感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不是悲伤,喜悦的泪突然夺眶而出,身体一下松弛下来。

为奖励自己还能感动落泪,特批准自己当晚小酌一杯,古人汉书下酒,zs电视举杯,不亦快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17: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楼hzyuan于2011-08-13 10:36发表的 :
zs2k 兄所说的非语义表达也正是弟在读诗时颇感兴趣的地方,大致归纳了下兄所提到的几种方式,应该是包含了平仄、节奏及修辞等几方面。弟觉得,非语义表达中,至少在语词的读音这一方面,还不仅仅只有平仄一种,比如说发音部位,窃以为兄此帖还可以进一步展开。
姚明啊,总结提炼得好,谢谢。

关于发音部位,恐怕过于艰难,我们今天所说的通语,大致形成于清中叶,由此上溯到唐代,中间经历了很多重要改变,比如声母的增减,入声的消失,韵尾韵腹的变化等等,非常复杂,不是推辞,实在是力不从心,留待术业有专攻的老师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18: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续5楼......
有时我在想,电视里暂时给出了一个还不错的结局,但万一不是这样呢,比如市价一落千丈,比如主人公病倒了,比如突发一场疫病,你会开始怀疑命运,民间俗称为天塌了,此种情愫用诗怎样表述,还真有一只古时候的民谣,40年代赵元任先生曾为之谱曲,就叫《老天爷》:

老天爷,你年纪大,耳又聋来眼又花。
你看不见人,听不见话,
杀人放火的享着荣华,吃素看经的活活饿杀。
老天爷,你不会做天,你塌了罢!
老天爷,你不会做天,你塌了罢!

此诗(广义)语含悲愤,字字带血,声嘶力竭,读来令人头皮发麻。
结构上则采用直写的方式,不假雕饰,快言快语,一句紧赶一句,不容停留。

可见要构造激愤的风格,必须是不快的语义,结合快的节奏,比如《硕鼠》,比如张养浩的《山坡羊》。遗憾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士人讲究中庸,类似的诗作比较少见。

如果这样的语义,配合的是慢节奏,传达的恐怕就不是激愤,而是幽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3 19: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黑所归纳的非语义表达方式,其中的修辞是否能算是非语义的范畴。我以为,既然是修辞,那便是要让语言和语义显得更加完美、更加形象,那么从这个角度而言,自然算语义的表达范畴。但是有种情况比较特殊,那便是“反复”,这在《女神》中的大部分诗篇中得到较为充分的体现,从非语义来考虑这种修辞,其实也很有意思。个人觉得它好像与人的意识情感的节奏相关。纯粹属于门外汉的吆喝,欢迎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4 15: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5楼zs2k于2011-08-13 11:03发表的 :

不为笔误为理解。
我这种诗歌解读法,不知是否被目为旁门左道,至少另类是肯定的,当此之时,碧落兄捧场加肯定,不感激就不是真性情了。

书读得少,不知萨翁在复仇之外,是否对感恩也有表述,没有的话我认为可以叫“感恩的痛快”。
.......
Zs2k 老师过谦了,在我看来,诗词赏析本没有正道旁道之分,自古解析只有切入点不同而已。从诗词所表达的思想意境这个角度切入进行分析,可能人数多些而已。我们的教育历来也鼓励从这个角度进行分析。
   老师从“非语义”这个角度进行赏析,倒让我有很多话想说,对于宋词的“非语义”方面。唐诗宋词元曲是我国文苑中的三株奇葩,我犹喜宋词。几百余调,几千余体的表现形式,无事不可言的题材,其词优美,清隽,雄奇,明快,飘逸,高雅,质朴,自然……,让少女时代的我痴迷。记得在我青葱时代的一个长长暑期,就只干了一件事,把一本百万字左右的91版的宋词签赏词典翻破。那时假期里好象也没什么事可干,爱动的表姐妹们选择去街上练摊,姨父全权资助启动资金,如果练摊有利润,姨父双倍奖励。我喜欢书,特迷宋词。每天早早起来,很勤奋,拿着一本厚厚的宋词乐在其中地背诵。那个假期后来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书看久了牙齿会酸,婉约的词的读多了人的身体没劲。假期的后段,我已被宋词所伤。老爸说我,“小小年纪,有什么不开心,眉宇间一股淡淡的散不开的愁。女孩子要眉间见喜以后才会有幸福生活”。并开始着力培养我户外活动的习惯。那个假期过后,我渐 渐远离宋词。到现在,脑海里还能记得的宋词多半是断句残章。宋词婉约的居多,豪放就那么几位。
   从我的经历可以看出,当时喜欢宋词是多方面的,其“非语义”也是一方面。词本身是配合音乐可以歌唱的乐府诗,一种合乐文学。每首词都有自已的调,且押韵,讲求对仗,背来朗朗上口。到现在,我还一直认为,在宋朝那个时期,一首好的宋词可以传唱大江南北,它之所以流行,应该是词跟音乐水乳交融,就象我们今天传唱流行音乐一样。既然词可以配合音乐而歌唱,就有它的节奏跟快慢。遗撼的是,我们今天所见的词只是裸词,它可以翻出词谱,但却丢失了曲调。所以,今天的我们赏析词,还是没能领略到它的精妙,这是因为词的“非语义”方面的乐谱缺失了。非常遗撼,祖宗的文化没能好好传承。这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损失吧!
   所以,Zs2k老师的“非语义”赏析,我很认同。如果这样赏析的人愈来愈多,会不会有一天能发掘出词已经失传的曲谱,那时,也许我青春不在已年迈,我还会重读宋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4 15: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发重了!改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4 21: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借诗酒情缘而入,则赏读诗歌好比酒徒弄酒,妙在酒杯中满而不溢的那个微妙部分。

西方论诗的人,如布鲁克斯之流,好称这种东西为张力(tension),不过他更看重结构性的东西,把文字、语音、组织等等全部加入,一番肌理离析,得个若有所悟。

平常人读诗,尽凭一心欢喜,对诗歌(至少是自己所喜爱的诗歌)是笼而统之的,换言之,对楼主所谓语义和非语义因素是同时纳入的(或者说,常常是单纯由着心境这一非语义因素从事判断取舍的勾当,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或可在彼时,若有感悟,发现所谓有的人/有的诗是如此在身边错过)。

而楼主在此特别地凸显非语义因素,尽管,按照逻辑划分(说诗呢!!!逻辑,哼,可是,它又是好一个necessary evil!),非语义这个概念在楼主这里还是有些暧昧的,既涉及诗歌本身的内在格律甚至风格,又涉及读者视角的感受,用哲学味强点的话说:楼主提出的非语义概念既是本体论的,又是客体论的,同时,譬如“可见要构造激愤的风格,必须是不快的语义,结合快的节奏”,可见楼主又强调语义因素和非语义因素互动。

于是,按照袁兄之“挤榨”说,根据以上分析加以揣测,向楼主提出的问题大致可以是三重进路的:
1)本体论方面,如袁兄所问,究其实,所涉为节奏(或者音谐、音长、平仄等等)在非语义概念中地位究竟何如?它们中存在主导或等级吗?
2)客体论方面,读诗之人的心理受非语义影响程度何如?是否涉及先见渗透、情绪渗透、环境渗透等等?它们是诗歌调动而出还是它们调动着同一诗歌的不同感受,即,在其向内而缩、向外而展的运动轨迹上,如何就某一定点加以描述?
3)非语义因素和语义因素如何取得共谋?和语义因素和谐何如,违逆又何如?它是否有望充当某种判断诗歌品质的标准?

问题是否真如此提出,我无法断言,爱诗的你们,心中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按我所臆度,即使各有殊异,甚至虽然朦胧,定然是有的,因为,其实,你懂的,我所在乎的,不过是借此感叹:楼主彰显了一个我们习惯性地想当然的视角,让我们得以深入诗歌交错而微妙的地带。

诗歌总是非细腻而不能入——权作续貂之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11: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1楼cicerocicero于2011-08-14 21:18发表的 :
(说诗呢!!!逻辑,哼,可是,它又是好一个necessary evil!).......
尽管我们创造了“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样的俗语,但知道是一回事,做到是另一回事,根据流传的兰德公司的评估,国人对成本的认知度是比较低的。

明白了这点,我们就应坦然面对necessary evil,可惜,逻辑这个东西一不留神就辑逻了。比如7楼就有这个问题。

在对《老天爷》解说时,先说读来如何,然后再说结构如何,即将读来当作语义,结构看作非语义。但读来那一句是有问题的,反映的已经是语义+结构之后的综合感觉。

正确的解说应该这样:该诗从语义看,表述了老天的不公和人们遭受的苦难,内容是痛苦的,不快的。从结构上看,用韵较密,采用排比式的对句,一句紧赶一句,是快的。两者结合,营造出语含悲愤,字字带血,声嘶力竭的景象,读来令人头皮发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11: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9楼碧落于2011-08-14 15:38发表的 :

记得在我青葱时代的一个长长暑期,就只干了一件事,把一本百万字左右的91版的宋词签赏词典翻破。

那个假期后来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书看久了牙齿会酸,婉约的词的读多了人的身体没劲。

恼人风味阿谁知? 请君问取南楼月。

鉴赏词典应该是两本,印象中分为唐北宋和金南宋两册,上面引用的这句应该就是南宋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5 19: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3楼zs2k于2011-08-15 11:37发表的 :




鉴赏词典应该是两本,印象中分为唐北宋和金南宋两册,上面引用的这句应该就是南宋册的。

我手里的这本鉴赏词典应该不是你所说的词典,从收录词人的时间跨度上看,有点类似于全宋词典。但我没看过现在的全宋词典,不知二者有何相似与不同之处。

另“恼人风味阿谁知? 请君问取南楼月”这词作者吕本中差不多和李清照同时代,两人刚好相差十岁,属南宋。而我手里的词典收录有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且词人是按年代顺序排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2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身在读书论坛,饶舌一下。
碧落兄看的是下面这本?

【书名】宋词鉴赏词典
【作 者】贺新辉主编
【形态项】 1394 ; 19cm
【出版项】 北京市:北京燕山出版社 , 1987.03
【ISBN号】7-5402-0022-7
【中图法分类号】I207.23-61
【原书定价】 $12.80
【主题词】宋词(学科: 鉴赏 学科: 手册)
【参考文献格式】 贺新辉主编. 宋词鉴赏词典. 北京市:北京燕山出版社, 1987.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21: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的是:

【作 者】唐圭璋等撰写
【形态项】 1220 ; 19cm
【出版项】 上海市:上海辞书出版社 , 1988.04
【ISBN号】7-5326-0010-6
【中图法分类号】I207.23
【原书定价】 $12.35
【主题词】宋词(学科: 鉴赏 地点: 中国 学科: 手册) 词(文学(学科: 鉴赏 地点: 中国 年代: 唐代 学科: 手册)
【参考文献格式】 唐圭璋等撰写. 唐宋词鉴赏辞典 唐·五代·北宋. 上海市:上海

【作 者】周汝昌等撰写
【形态项】 2657 ; 20cm
【出版项】 上海市:上海辞书出版社 , 1988
【ISBN号】7-5326-0016-5
【中图法分类号】I222.842-61
【原书定价】 14.55元
【主题词】宋词(学科: 鉴赏 学科: 辞典) 词(学科: 鉴赏 年代: 唐代 学科: 辞典)
【参考文献格式】 周汝昌等撰写. 唐宋词鉴赏辞典 南宋、辽、金. 上海市: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21: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9楼碧落于2011-08-14 15:38发表的 :

词本身是配合音乐可以歌唱的乐府诗,一种合乐文学。每首词都有自已的调,且押韵,讲求对仗,背来朗朗上口
关于合乐,我也有几句野狐禅,不知能否在活动结束之前向大家请教。因为我还有《陶瓷材料导论》的阅读任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5 21: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5楼zs2k于2011-08-15 20:59发表的 :
身在读书论坛,饶舌一下。
碧落兄看的是下面这本?

【书名】宋词鉴赏词典
【作 者】贺新辉主编
.......
我的大体好象是这本,但是是91年出版的,定价22元
每页字小小的,共1394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21: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zs2k老师好!
  萨翁现在通行是指国际奥委会主席 萨马兰奇,而莎翁才指莎士比亚吧,著有<<王子复仇记>>也名<<哈姆莱特>>。
  另我不太喜欢戏剧这种写作方式,印象中我只看过<<王子复仇记>>的连环画,和断断续续看过莎士比亚的作品,没深读过,所以没有发言权。

谢谢碧落兄,可堪作一字师,我就不去改了,立此存照,好激励自己用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2-24 18:22 , Processed in 0.467896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