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园旧梦

[荷乡依然♡] 嬉雅石之轩
在众多的网友中,认识石之轩应该算是比较迟的了,聊天也不是很多,但他却是印象最鲜明的一个。每与他聊天,就好像看到他嬉皮笑脸的站在你的面前,手中举着一枝玫瑰,朗声说:送给美女!哈哈大笑两声后转入正题,完后再道一声“你开心、玩好”之类的话,一溜烟式的跑远了!
第一次见到石头,是他在论坛群里高声叫阵:谁来与我‘打一架’?哈,还有人在群里公开叫阵的?正好我也喜欢‘打架’,QQ上收罗了几大页的‘打架’图案,正没个使用的地方呢!也不管他是张三李四,先接下来再说!然后就是各种‘刑具’,外加‘破石头,烂石头,茅坑里的臭石头,青埂峰下的呆石头’一类词,在群里横飞。石头一看急了,忙用一堆堆的新闻广告来糊屏,‘嘿嘿,没见过这样刷屏的吧?你再有千军万马,能奈我何?’然后道一声‘告辞,石头去也!’没人聊了,我也上论坛去溜达溜达,自然就注意到石之轩,呵,好家伙,竟然每天写那么些文章!也许他刚才在群里闹,只是想松弛一下紧张的神经,然后又忙着笔耕去了。
自称“文章圣手,网上浪子”,好一个狂妄、自负的石之轩!洋洋一部七十万字的宏篇巨著《黄花赋》,也确实让他当得起“文章圣手”这一称号!以《大唐双龙传》中邪王石之轩为名,可见他对邪王行为举止的认同与喜爱。他还扬言“喜欢美女”,并写了一系列的美女篇,十足一个“网上浪子”形象。
石之轩为了给人留下一个“网上浪子”的形象。便大谈特谈他的“美女观”。他认为“作为一个各方面都正常的男人,不爱美女似乎不可思议”,于是《我爱美女》,《英雄与美女》,《鲜花与牛粪》,《第一次见网友》,《聊天岁月---茶香》等相继出笼了。在《我爱美女》一文中,他这样写道:“美女之美,首先在外形的悦目,这一点和看自然风光差相仿佛。黄山很美,九寨沟很美,但欣赏的人不外乎用眼睛看看,感叹一番而己,难道有谁痴心想着将黄山据为己有,将九寨沟卖作私产,看过之后,眼睛享受了,心里满足了,也就罢了。”他认为“欣赏美女的最高层次是欣赏她们“盈盈一笑间,脉脉不须语”的那种情态。”作为一个“爱美女“的人,自然第一次见的网友也非美女莫属了,所以他将其过程大书特书,又极力装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我找了个破塑料袋子装了一本书,然后对家中人说了我要去见冯慧”,倒是妻子不忍,“你乱发蓬蓬,衣衫不整,人家会见你?你快去梳头换衣服。”然后就是“没办法,我梳了头,换了一件看起来年轻些的衣服。”到了见面地点, “我怀里抱着书,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看,摇摇摆摆的,正看着,前方拐角处传来笑声,我忙抬头朝那地方看,却见那儿的桌子上只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十分优雅少妇,乌发满头,眉清目秀,很纯洁的那种样子。此时她满脸是那种顽皮的笑容,笑吟吟的打量着我,似乎满心欢喜,很有兴趣地在欣赏一个吊儿郎当的流浪汉。”一幅浪子见美女的精典图画!
 邪王石之轩,浪子形象,但藏在他内心深处的爱却只有一个。我们这个石之轩,别看他口口声声“爱美女”,典型的“叶公好龙”!在这个网络的世界里,没有几个人没有网恋的,可我相信石之轩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理论除了“赏美女就如赏风景一样,不要想着据为己有”一样,再就是“你自己或者你所欣赏的美女就掉入情感的旋涡不能自拔了,到了情感的旋涡里,就不是在庐山之外欣赏美景了,就融入景色之中了,那时候可能痛苦就多于悠然自得的欣赏心态了。”他是邪王,自是与人不同。除了破刀和那个同城的冯慧,我相信在网络里再没有人见过他,博客上放个图片,也不知是用谁的头像拼拢来的?一个从不让人知道真面目的人,会将自己的照片大大方方的放在博客里?
这石头被人笑“叶公好龙”的次数多了,为了维护自己的浪子形象,就杜撰出一个“茶香”,还洋洋洒洒的来了一大篇,最后将清清淡淡的美女“茶香”泡成一个人见人怕的女魔头!又怕被人真的误会,故意露出破绽,让人看穿。
号称“爱美女”的石之轩,最爱的还是他的妻子和儿子,《人不颓废枉少年》,《天才的生日晚宴》等等。在与他聊天的过程中,在他的作品中,看出他最崇拜的人竟然是他的儿子!
“我儿子是个典型的崇洋媚外的洋奴,对中国颇多不满,特别对中国的教育制度有切齿之恨,因此他宣称说:‘宁到美国背砖,不在中国当官。’近些日子这个洋奴苦学英语,如饥似渴、废寝忘食,要一圆出国的梦想。我对这小子的作为自然愤慨万分,可恨的是她妈在口头上支持我,在行动上支持儿子,弄得我孤掌难鸣,无法制伏这个狂妄的小子。”
“这小子回到家,就一头扎进自己的小房子,往床上一躺,,头戴耳机,手捧英语教材,口中念念有词,诵经一样的唠叨。把我在门外听得心烦意乱,恼怒不已。”有这样刻苦用功的儿子,哪个做父母的会真“烦”?
“老爸呀,你老了,要承认失败,别硬撑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向我投降,我让我妈做点好菜,安排一个隆重的受降仪式,正式将奴隶的称号封赠给你。”
我气坏了,大怒下出手如电,一手拧着他的耳朵,一手屈指在他的头上乱敲。我说:“你小子听着,中国人是有骨气的,是决不会给你当奴隶的。”
我儿子歪着头用手护住耳朵,一边嗷嗷喊疼,一边大叫道:“妈妈呀,快来救我,我爸终于动手了,违反你订的规则了。我惨了,惨不忍睹,快来救我。”
我妻子在儿子的喊声里飞一样就跑进来了,她拉住我,掰我拧耳朵的那只手,拦我敲头的那只手,她说:“你把咱家的天才打成蠢才了怎么办,快快住手。”
我说:“这小子本来就是个蠢才,天才是他自封的,怎能算数。”
妻子说:“不管是天才还是蠢才,能给咱家挣来美元,那就不能打,你不爱儿子难道连美元也不爱了?”
在妻子的百般阻扰干涉下,我的施暴自然不能进行了”。这哪是真生气,一对有理想有抱负的顽童,在平淡的生活中加点味精,调出最好的生活情调,在嬉笑怒骂中,一家人其乐溶溶。
有时候与他聊几句,他就说:等一下,你嫂子在叫我如何如何。这时候几乎可以感受到他乐呵呵的走到夫人面前,装出一幅奴隶样,嬉皮笑脸的听从夫人的调遣!
别看石之轩整天嬉皮笑脸的,口里叫着喜欢美女,在实际聊天中,聊了必要的礼节,他只聊他的文学作品。每写出一个作品,总喜欢要朋友们看看,如果能理解他文中的精髓,他就特别的高兴;如果能找出他文中的不足,他就赞不绝口。记得初看他的《黄花赋》,看过后他问我感觉如何,我说很好,就是觉得你写孙中山时有顾虑,他心中有想法,却又不敢放肆。他一连声的“清风,你的眼怎么这么毒啊,我服你了”。能得到文章圣手的称赞,俺心里也受用呢,嘿嘿。与石兄聊文字的兴趣就更足了。
石兄最常问的就是:你对这篇文章的感觉如何?这篇文章的可读性如何?事情进展的可信性如何等等。石兄写《聊天岁月---茶香》时,我们之间曾有过下面一段对话:
石之轩 :是想写一种矛盾的心态和矛盾的现实
荷乡依然 :你见到她强弱的两面 ,觉得这人可怕
石之轩 :但是,这种可怕是“我”一步步培养引导出来的
荷乡依然 :最好的方法就是想办法尽快的逃避
石之轩:另外,也是社会逼的
荷乡依然 :茶香不可能刹住车了,  除非摔下深渊
荷乡依然 :这一节转变太大,不好不好,谁都看得出是胡扯了.只求把故事写完?还是怕被人误以为是真的,故  意露出破绽?\"罂粟花\"与\"杨过\",毕竟有师徒情份,也是网络情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这样闹翻的.杨过看到罂粟花的所做所为,心里冒起一股冷气,不可能在她的地盘,又初来咋到的,这样子跟她闹.罂粟花,何等人物!也不可能一下子在师傅面前露出这等狠劲.
石之轩 :谢谢清风的提醒
荷乡依然 :一个在官场立足的女人,外在的表现主要是柔, 内心狠。
石之轩 :有几个人说不能把“我”写得太窝囊
荷乡依然 :写成笑面虎最好


等我谈完想法,他说声“谢谢,我写去了”,没有客套,没有闲言,在石兄的眼里,除了文字还是文字。通过他办公室的系列作品,同事的打打闹闹,都可以看出石兄是一个“老奸巨滑”之徒,酒席上赖,遇麻将躲,似乎他的唯一爱好就是码文字!
在日常生活中,石兄也是一头钻进文字堆里,《我家的金庸情结》里描写的一家子读金庸小说的乐趣,读了书,一家子互出谜语猜书中人物,我想也只有这样书香味十足的家庭才能玩这样游戏了。
说来好笑,石之轩对儿子学习英语的不满,原于儿子迷上英语后,没有时间陪他天南地北的神侃海聊了。在网上与人聊不到三句话,就忍不住说《黄花赋》,其它话题聊得很少,儿子嘲笑他是《黄花赋》的奴隶,除了《黄花赋》再没有话题,连网恋的兴味也没有。妻子将《黄花赋》比喻成他的另一个儿子,一个不会去当洋奴的儿子。
一部洋洋洒洒70万字的小说《黄花赋》,全部依据真实的历史故事来写,得花多少功夫去找资料、去考证?每写一段,就读给妻儿听,然后再修改,这份勤劳,这份执着,这份认真,花了多少时间与心血?我无法想象。
一篇小小的文章《邪说---中国诗的死亡》中作者写道:“中国的传统诗在格律的重重包裹中静静的安详的死去,自由诗在一片无人光临的沙漠中干枯着痛苦的死去。传统诗是被格律捆死的,自由诗是不服水土死去的,他们的魂灵在大地上徘徊,但此时的大地,再也没有生长诗的土壤了。永别了,中国的诗歌,为你哀悼。”从《诗经》到唐宋元明清,再到当代,没有博览中国从古至今的诗歌,是不可能有如此感叹的。
《邪说---历史》,《邪说—人不是人》,《蚊子的控诉》,《拍马屁的研究》,《歪说红楼上》,似乎还不够,再来个《歪说红楼下》,这些看似歪理邪说的文章,都是作者博览群书,认真思索的结晶!
剥开嬉皮笑脸、满嘴邪理的外衣,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对家庭负责、博览群书、认真为文的儒雅书生!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9
感谢清风的美文,把我写得有点原形毕露,不过感觉写我好的方面多了些。

我还有很多缺点,有时候思想真的有点狂妄,有时候也爱哗众取宠,嬉与雅,基本同意这个评价。嬉是爱热闹,雅是想假装很有档次。不过,我老是装的不太像,哎,今后再多努力吧。

写这个帖子估计清风看了很多我过去的老帖子,清风辛苦了。致敬。
清风写的很实在,楼主很是佩服。
那么多帖在哪里呀,能给出链接让我们也了解这个对家庭负责、博览群书、认真为文的儒雅书生么?

石之轩给我的印象:呵呵,想想……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彬彬有礼,“礼”到让我认真不敢乱侃的地步。
跟他聊得不多,但只言片语中就能看出他对他的朋友的关心和维护,真的让我很感动很羡慕。

还有一个印象就是看帖得出的,思维活跃,反应敏捷。偶有灵感闪过就动手了,估计是时间分配不过来,就有许多“小坑”,哈哈
引用第4楼荷乡依然2006-11-09 10:34发表的“”:
http://blog.daqi.com/shizhixuan
石头的博客

谢谢荷乡,这下揭了石兄的真面目,哈哈
他博客里收录了的,我尽量不重链,可能还是有重复链接的,当然,也有很多贴子,我没链.
好文章
回复 收藏 分享 淘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