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卫生

[【话题讨论】] 说说您或您陪亲人到医院就诊的经历
  • 11# wsthym
  • 2010-7-10 01:11:45
因为家里有在医院工作的,所以去医院比较方便些,都是认识的熟人,态度自然好了,即使输液,也是开了药带回家自己处理。一般也没生什么病,自己买点药吃基本解决问题。

不过要是不认识那就不好说了,特别是医学院附属的医院,经常有成队的学生进来摸摸你,看看你,跟一标本似的,唉.....
不过要是不认识那就不好说了,特别是医学院附属的医院,经常有成队的学生进来摸摸你,看看你,跟一标本似的,唉.....
反对这种观点:人吃五谷,肯定会患病!人分三六九等,肯定参差不齐!
实习的同学来医院实习,莫非真的像目前我们国家xxx推出的侵权法案一样,必须经过患者同意方能参观?愚昧啊!愚昧至极!
比如妇科、产科,暂且不要说什么看看牙齿、翻翻眼皮之类的口腔,眼科之类,一个女人,一丝不挂,躺在那里,确实非常难受!这也是国外手术多采用全麻的原因,但我们是否有知道,中国的医生莫非都是傻子?都不愿意采用更为安全的全麻?不是如此,是因为我们国人经济条件限制,在国外尊重人权,术中患者是不可以听到手术操作的任何声音的,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实习医生格雷。
但因为我们要所谓的权利,就推出什么法律,这样的话,谁愿意在自己光着身子的时候让一堆实习生来看呢?谁也不愿意,但反过来,为什么那些患者喜欢脱光了身子让更优秀的医生诊断、治疗疾病呢?不要反驳,任何人都是!
虽然是人之常情,但这是我们国人的人之常情,骨子里我们在拒绝弱者,只是自私的想把最好的东西揽到自己身上!自私的一种表现,殊不知,妇产科优秀的医生中很多人是男的医生!
或许多年之后,这些优秀的医生会渐渐老去,但接替他们的当年的实习医生能力如何?
我们又会说,这些医生怎么这样无能,庸医!一堆的国骂,但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现在埋下的种子。
我当年实习的时候,那是还没有侵权法,我在外科门诊学会的乳房触诊,虽然我现在做的不是普通外科,但我受益终生!
而那些拒绝我们听诊的患者,我也记得很清楚,他们让我们在最需要临床技能的时候失去了实习的机会!

所以我现在,只要是自己所能做主的或者自己的亲戚朋友来医院看病,第一个,我需要实习医生来问诊,体格检查,因为他们刚刚踏入临床,如饥似渴,而且会给他们很大的帮助,这些人当中,会有将来的医学大家!也许他们将来中的一个,会挽救你的生命!

所以我们大度些!眼光长远些!
狭隘的思想,会阻挡任何进步!
当然我们有自己的权利,可以说no,担不是对所有的人说no,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应该说no
呵呵,随便的言论!每天自省中!
  • 13# hybyb
  • 2010-7-11 12:25:23
看来大家的评价还算理性。

在当今市场经济下,强求没有拨款的医院实行计划经济是不可能的,好比进饭店,五星级的和街边小菜馆收费肯定不一样,可惜的的是,政府还没有给那些吃不上饭的求人免费的医疗。在现行体制下,看病想少花钱不花钱,是不可能的。

最近在本地某大医院进修,看着那些实在是不富裕的农民,患了普通的疾病却非要举债到大医院来看病,心里很不是滋味。

是医院收费高,还是农民愚昧,我不想探究??

前面有网友说各个医院有特长,,也会有短板。我想说,看似很大的医院,看似很老的大夫,也会很一般,俗话说文人相轻,我就很看不起现在带我进修的老师,虽然他年龄比我大,工作时间比我长,但能肯定的是,从知识面,到手术技巧,从疾病的诊断到治疗,客气点说都不会超过我,可惜呀,可惜,但人家就是上级专家。好在还有他的领导给他把关。

前边说的不要迷信大医院,,我还要说一下不要迷信广告。

曾经有南湘雅,北协和之说,说的是这两家起步早,水平高,当然这是整体,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最好的血液病中心在哪里,最早的骨科中心在哪里?正规的医院,一般不会,也不需要做广告的,只有那些靠嘴皮子治病的医院才会用铺天盖地的广告忽悠人。

不要说普通民众,就连做医生的我去求医都要对人家客客气气,要记住,永远是求医。
引用第12楼hybyb于2010-07-11 12:25发表的 :
看来大家的评价还算理性。

在当今市场经济下,强求没有拨款的医院实行计划经济是不可能的,好比进饭店,五星级的和街边小菜馆收费肯定不一样,可惜的的是,政府还没有给那些吃不上饭的求人免费的医疗。在现行体制下,看病想少花钱不花钱,是不可能的。

最近在本地某大医院进修,看着那些实在是不富裕的农民,患了普通的疾病却非要举债到大医院来看病,心里很不是滋味。
.......


您的话确实比较中肯,对医生其实很难讲什么价格,确实就是求医,心态如果放不下来还拿着进馆子挑菜挑厨师的劲头,那就是自找苦吃了

讲一个我见过的案例,那时候我晚上陪着病人,看到突然从外面转过一个加床的病人,因为是夜间,好像还是缺什么东西,护士马上打电话要求药品那边赶快送器材过来,夜间值班大夫马上起床就赶到病床边,忙乎一阵就进入常规照顾了

这个病号和家属不知怎么了,一会按铃一会叫,总之就是对护士一百个不满意,对值班大夫也是吆喝,这样护士脸上一脸的疲惫和无奈,所有呼叫和要求我看见护士开始认真做记录,值班大夫也不得不坐着等着药品送过来,等了一会物流公司的员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送东西,然后就是安装,病人还是不满意当时就打了投诉电话

第二天早晨,医生护士交接班,护士这边把所有记录都保留,大家都提高警惕,大夫们也开始特别注意,最终病人家属要什么医院诊断记录还有啥资料的,咨询什么的,医生护士都说找医院行政部门统一要,非常警惕。看样子是把这个病人当成打官司的对手了

其实在我看,主要还是这个病人姿态还是摆的太过,对护士值班医生态度好点,也不会这样。

病人无论身份多高,在医院只能做个被照顾的病人,疾病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对他有啥特殊照顾,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找帮手来一起战胜疾病,而不是吆喝护士和值班医生,动不动就投诉,这样态度其实对自己不是太好。
别提了,今天早上陪老婆检查,态度很不好,好象我没有给医院钱似的 ,不说别的医院的卫生不敢恭维,门口窗台上的花盆简直就是一个烟灰缸,个别男医生的头好几个月都没洗似的。。。更搞笑的是一个白大褂小便后边走边上拉链,也不讲点公德。。
这辈子能不到那地方就少到那去。。。。
说一说医院的人性化与理性化

我妈上个月来我这玩,因去看世博引起肾积水的发生(排队时间长,上厕所不方便,每次排队时都忍着引起的)

看完世博的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肚子痛,靠近肾的位置,疼得非常厉害,我妈是非常能忍的人,能疼到她受不了的程度己是非常痛。

到医院后本想到泌尿科看病的,但我想我妈疼得这样,到泌尿科看肯定要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的,时间得花费不长时间,想想后还是先到急诊,先止住痛再说,到急诊后,医生还是开了一堆的检查单,我问医生我妈痛成这样不能先给止痛吗,医生说要检验结果出来后才能开药,不然开错药了谁负责?我无语,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到泌尿科的专门诊断的科室,来这里还不知道这医生的专科水平怎么样,当时我很气愤,但还是带着我妈出来了。

我先去交费,结果急诊的交费窗口就两个,一堆人排在那,我急得要死,真后悔没到普通门诊那,至省交费还不用排对,是不?我妈在医院地过道上坐着痛得脸色发白,我还在急诊交费窗口排对。

缴完费,拿着缴费单先去做B超,说到做B超我又被气得不得了,急诊就一个做B超的地方,还是要排对,而其它还有六七个B超室是检验普通门诊的,是空的,医生在里面没病人,我看急诊的B超还要排对就去空的B超室问医生能不能给检查,医生板着一张脸说你到前台去问问,我就拿着单子到B超的前台那问能不能换一个做B超的地方,前台护士还是医生说你是急诊就那个,没得换,我好说歹说前台就是不给换,这真是气死我了,有这么浪费医院资源的么????

做完这个检查后就是验尿,抽血等,这个过程折腾了我两个多小时,我妈痛得走不动了,还要楼上楼下的化验,我都急哭了,这是急诊么,有这么折腾人的吗?

医生验尿抽血的结果要一小时后拿结果,医生就只根据B超单开药,就根据这张单的超声提示左肾积水伴左输尿管上段扩张说是肾积水,开药开到一半时问:你要不要用杜冷丁,你用我就给你用,你不用我就给你不用。
然后我问:用了怎么样不用怎么样,有什么副作用吗?
医生答:用了止痛效果好。
我又问:那用了后副作用是什么?
医生没回答。
我就又问:那我们是应该用还是不用?
医生答:这是规定,我用这个药要是要问你们同不同意,你同意就用,不同意就不用。

这医生的回答真是一点建设性的意见都没有,我是病患,你要说明了止痛效果要,那不好的效果呢,你没说,但当时我急了没再问了,因为知道杜冷丁上成瘾性强,但这次治疗后以后如果发病会不会依赖,这我不知道,只要说不用。

等我妈打了注射针后,吊水时我坐在旁边看了看处方,医生开了以下处方:氯化钠注射液/注射用头孢尼西G/山莨菪碱注射液/黄体酮注射液G/阿托品注射液G。消炎解痉的药很好理解,黄体酮干嘛用?

发表在这不是在批判医生怎么怎么样,医生治病救人,是我们的天使,只是希望医院的制度能不能灵活一点,急诊的效率还没有普通门诊高,很死板,就比如做B超,还有缴费等环节,还有医生不能因为看惯了生死,就对一切病痛患者己能处于漠然的境界。
来到天子脚下的这个城市已经两年了,时间过的好快。今4月份时因为咳嗽怕影响呼吸道,就独自去市中医院看病,因为是第一次到大型的医院看病(注:我身体挺好的,很少去医院看病。来这里第一次到医院看病。),恰好到时上午已经下班了。这时碰到一位“热心”的姐姐与我攀谈起来,看似关心同情我,却向我推荐某街区的武警***医院的大夫,说专治我这种咳嗽病。由于涉世未深,竟然相信她的话而出门打的上车,告诉司机师傅到这个地点去找这家医院,司机师傅说可以负责人地告诉我,我已经受骗了,这个城市根本就没有这个所谓的武警医院,也没这个街区。当我往窗外看时,看到那个“热心”的姐姐鬼鬼祟祟地盯着我。我顿时感觉不妙,下车准备找她时,她已不见踪影。这是我最好的教训,虽然没有其他意外发生,但是让我对陌生人员时刻保持警惕,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中国是熟人社会。 得在医院找好熟人再去
有熟人和没熟人, 相差很远。 从所看医生的水平, 到护士的态度。
10月份时候跟朋友带着孩子去看病。朋友的孩子是先天性耳聋。
  之前也在北京做过检查。这次去是再进行检查。
  先去了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只是看了以前做的检查的报告,然后我们问了下做治疗的价格什么的。
  后来又去了中国聋儿康复中心,那里的医生很专业,但是都需要提前预约,还好都提前打好招呼的。
  之后又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那里面跟集市一样,看病的人特别多,挂号大厅就挤满了人。找科室就跑了半天,总之车多人多。不过面对小孩子,护士们还是挺热心的,一直逗小朋友。不过管理严格,进门要带鞋套。。
  • 20# piayu
  • 2010-11-11 21:36:23
我既是个大夫,也做过病人。
这种问题都是双向的。
医疗产业化了,大夫只能自己想办法挣钱。药品回扣,更多是因为有多层药品商。更多的利润是他们拿走了。而不是临床医生。
作为病人,去看病,本身就不舒服,心理难免别扭,再遇到态度不好的大夫,自然更加窝火。
所以我都两方面都表示理解。

大夫中真有草菅人命的,真有说话不负责的。比如前天,一个病人家属带X片找我们主任看片子。说X医院(本市最大的综合三甲)骨科看过X片就说:你这是骨癌,活不了多久了!吓得病人两天没吃下饭。但从片子上看,很难判断,至少也要手术后送病理检查才能定的。
病人中自然也有无理取闹的。现在只要和医院打官司,不管谁赢,医院也要赔钱的。何况,现在法庭还要医院举证自己无过错。更多的时候不过是谁都拿不下来的局面罢了。比如,一个两年前在我们科做半髋人工关节置换术的患者,术后一年多出现了感染,被迫二次手术取出假体。然而,对于这种手术来说,早在05年,国外就有文献证明:关节置换术后的中远期感染(6周以后)多由身体其他部分的感染(比如感冒引起的肺部感染,泌尿系感觉等)通过血液的传播而引起手术区域的深层感染。即便有这样的证据,依然不能判定谁最终胜诉。官司还在拖着。我们自然对患者的遭遇感到同情,但是这种事确实也让我们感觉很心寒和无奈。
1234下一页
回复 收藏 分享 淘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