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相长

[【释惑亭】] 《鼓掌绝尘》中男性视角下的择偶观
  • 1# mutong
  • 61612015-7-27 17:40:02
   《鼓掌绝尘》是明末较有影响力的一部拟话本小说。根据题署和临海逸叟作的书序,仅知作者姓吴,江苏苏州人。整部小说共四十回,每集十回,以“风、花、雪、月”排次,其中风集和雪集均以爱情婚姻为题材。风集叙写巴陵杜翰林养子杜开先与相府歌伎韩玉姿的爱情婚姻故事,雪集叙写苏州书生文荆卿与已故刺史之女李若兰的爱情婚姻故事。
     同之前的拟话本小说一样,《鼓掌绝尘》中也出现了许多引证的诗词,绝大部分都为作者自己创作,诗词中有一些直接道出了作者对人生或具体事件的看法,透过风集和雪集中相关评论性的诗词,我们便可以较为客观和全面地了解《鼓掌绝尘》中男性视角下的择偶观。
     雪集第二十三回卷首诗里“女貌才郎两正宜,从天分付好佳期”这两句诗句很能点明作者对于美好姻缘的基本看法,在对风集和雪集男女主人公的形象设置上,作者确实也是按照男有才、女有貌的思路来践行的。风集第一回作者是这样介绍男主人公杜开先的:“到了七岁,此儿天资迥异,识见非凡。”随后作者又借不同场合展示了他即兴创作的六首诗,杜开先的才子形象就此树立起来。女主人公韩玉姿出场稍晚一些,在第二回作者通过杜开先的眼睛向读者描绘她的美貌,“碧水双盈,玉搔半軃。翠点峨痕,分就双眉石黛;云堆蝉鬓.写来两颊胭脂。无语独徘徊,彷佛仙妹三岛内;凭栏闲伫立,分明西子五满中。伤情处,几句幽歌,堪对孤舟传寂寞;断肠时,一联巧合,全凭明月寄相思。”在雪集的首回即第二十一回,作者就对男主人公的“才”有过直接的介绍和间接的反映,文荆卿“潇洒超群,聪明盖世”,且“低头一想”就向墙壁上作了一首词。第二十二回女主人公李若兰出场,作者是这样颂扬其容貌的:“生得恭容绝世,旖旎超群。”
    “风流才子谁能匹,窈窕佳人绝代姿”这两句诗句出现在风集第六回卷首诗的开头处,作者就此直接表明了只有绝色佳人才能配得上才子的看法,也透露出作者对于婚恋主体地位“男主女次”的认识。事实上,作者笔下的才子显现出来的择偶要求明显要高于佳人。风集和雪集中两位才子所属意的佳人除了美貌出众以外,还具有一定的才识。风集中的杜开先见到玉姿这样一个标致女子随即就有了一番臆想,指望“杂效一宵鸾凤,也不枉了女貌男才”。在玉姿与他情诗酬和后,他回到青霞观中“每一刻不把那女子和的几句诗儿,口中念了又念,心中想了又想,竟没一个了期。”才貌双全的玉姿让杜开先如痴如醉,后来还不计任何后果的携其私奔。雪集中的文荆卿听安童说花园内有两个“二八青春,生得如花似玉,百媚千娇”的内家就心猿意马起来,禁不住轻轻走进花园。若兰作的情诗在文荆卿看来是“藻词秀韵,还过绝蕊初开”,才貌兼备的若兰顿时引得文荆卿失魂落魄。才子的择偶观可以说是作者自身思想直观而具体的投射,作者本人就坚定地认为与才子相配的佳人应该才貌合一,这一点可以从作者对风集的人物姻缘的安排看出。第二回已经交代韩玉姿“仪容态度,与姐姐韩惠姿一般”,后来杜开先还因为辨识不清错把惠姿当成了玉姿,玉姿和惠姿可谓一般貌美,而且都想方设法地与杜开先私会,但作者最终叙写杜开先和玉姿共结连理,那是因为玉姿除了貌美还“通得些文理”,而惠姿却不识一字。还有一点也可加以佐证。《鼓掌绝尘》四集的最后一回都各有回末诗,虽是“后人有诗赞云”的形式,实则是作者自己创作的用来总结前文并且发表看法的评议诗。在雪集回末诗中作者就通过“试观荆卿氏,才貌称两全”、“美妻已如意”等诗句直接道出了自己对于“美妻”的评判标准。相对而言,作者笔下的佳人的择偶条件就简单多了,仅仅是“唯才是依”,这点在雪集中的若兰小姐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若兰小姐第一次在楼上瞧见文荆卿,就被他的“风流俊雅”所吸引,赶忙把身边的侍婢琼娥支开,然后吟诗传情,在文荆卿也吟诗唱和后,若兰更加惊叹于他的才识,至此以后就“整日忘餐废寝,抱闷耽愁,何曾一刻撇得下那一点相思念头。”虽然若兰是官宦之后,但她对于文荆卿的身份地位没有丝毫关心就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从风集和雪集才子和佳人的择偶观上,可以看出作者始终是站在男性的角度,以男性的视角来加以预想的。
     作者笔下的才子虽然只将女子的才貌作为择偶的条件,但作者自己的潜意识中却希望与才子相配的女性能身份尊贵。风集第六回卷首诗有这样两句:“知音毕竟奔司马,执拂何妨叩药师”,这透露出作者是以卓文君、红拂女这两位有名的女性形象为原型设计出韩玉姿这个人物的,其实对照文本看来,作者更多的是将红拂女与李靖的故事经过艺术加工后套用在韩玉姿与杜开先身上。韩玉姿的相府歌伎身份是早就设定好的,当作者写到杜开先考取状元时,或许是觉得韩玉姿配杜开先在身份上还是有点不完美,所以作者才会在风集临近尾声处突然安插进一个身为金刺史之女的“金小姐”,虽然书中并没有交代她的样貌和才识,但作者认为她高贵的身份地位正好可以弥补原是“侯门婢子”的玉姿带来的不足。因此,从小说中看似是杜开先迫于韩相国的压力而与金小姐成亲,实则是作者男性视角下的择偶观再次驱使他为才子再添一绝好伴侣。玉姿才貌出众,金小姐身份显赫,而且都很贤惠,两个人身上汇集的优点完全实现了男性主体对于另一半所有的期望,作者写两位夫人不分嫡庶,实则是希望她们统一服务于男性主体,正如小说中说的:“这两个夫人,虽不分大小,也不知尔为尔,我为我,就是一个。”相对而言,雪集中的佳人李若兰就要幸运多了,融才貌和地位于一身,因此也不用再被作者安排去和另一位女子共侍一夫了。
    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尽着最大的努力去造就小说中才子的美满姻缘,其实这何尝不是一位同样有才华的男性在虚拟的文字世界里实现自己对人生伴侣的幻想,从而间接地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慰藉。这种男性视角下的择偶观在随后的清初才子佳人小说中继续得到清晰呈现。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1
用粗话说,就是一部yy的三级小说
回复 收藏 分享 淘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