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园旧梦

[听雨阁♡] 九月,感恩我的老师
       尊师重道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传统教育熏陶下的我,仍像一个小学生那样尊重并感恩教育过我的所有老师。在教师节当天,我用短信答谢昔日的老师,祝福感恩之语并不算什么,但出自真诚之心,或许能让老师忆取过去的美好,也温暖他此刻的心。至于现在的恩师,我没有去短信答谢。只是在九月的第一天,我订好去洗心禅寺的火车票,从那刻起,以朝圣的心态开始了我的谢师感恩之旅。
     
      我的老师,他曾是一名中学教师。后来,他把教室无限扩大,成为一个耕耘众生心田,播撒慈悲与智慧的师者。我不知道读者心中如何界定“教师”,也不想引发读者对“教师”定义的争论,为了表达对老师的感恩,私底下将“教师节”延伸。在我心中,魅力的九月都是教师节。这就是选在九月,我去拜谢师恩的原由。
     
      说是老师,我并没有正式的拜师,或许潜意识中,我不想被世俗的界限束缚,不想成为某个法师的弟子,不想成为某一个小群体中的一员。以我之愚见,作为佛弟子应该尊释迦牟尼为师,大家都是同修,不用再区分其他。作为在家居士,应该尊所有圣僧凡僧为师,即使见到刚剃度的小沙弥,我也如同见佛一般恭敬。恭敬凡僧恭敬他人,都只是在修福,而学佛,是要福慧双修的。修慧必定要有善知识引导才行,这样,寻觅善知识就成了每一个佛弟子学佛之旅上的头等大事。
     
       我很幸运,并没有花过多时间寻觅。因缘巧合吧,刚皈依就欣赏到他的字。他书写的“三妙堂”,让我深思,为解其深意,翻阅了相关经典。他的法号,也很禅意的,让我参了许久。后来,我借助网络,阅读了他的一些著作,欣喜向往之情油然而生。为了亲自聆听他的教诲,我成了洗心义工组的一员。第一次做义工,就看到了慈眉善目可亲可敬的他,也在那一年的中秋前夜,我听到了他为大家献唱的《青青菩提树》和《楞严一笑》,听到师兄朗诵他的《情歌与活佛》,还听到了他创作的《洗心禅歌》。最让我激动的是,那夜,我接过他亲手传递给我的红烛。那摇曳的红烛,将他的祥和慈善传给在场的每一个人,也将他至诚的佛心注入每一盏心灯,欲照破弟子的无明。
     
       可那累生累劫积聚而成的恶习,却是不肯轻易消失,为修正自己行为,只得借助一些助缘。因此,我成了老师博客的访客之一。一日,老师欲检验我们这些网络学生的闻思水平,开设了空中课堂。空中课堂的设立,给了网络学生深入经藏的好机会,也是我们交流探讨的好平台,最开心的是能得到老师点评,引导,让自己逐渐走上八正道的修行。记得第一次的“法师六问”,老师没逐一点评。我看老师的总体点评后,心想老师要是能一一批改、点评我们的作业,那该多好啊,这样我们进步会更快。想给老师提建议,一想老师忙碌的身影又忍住了。等我禅修回来,看到第二次的作业本上,老师对每一个学生的点评,心中真的很感动,这么慈悲智慧的老师,这么好的学习平台,我怎能不珍惜呢?
     
       就这样,一边在老师指导下学习修行,一边做义工回报社会。常回洗心禅寺,却一次也没去拜见老师。总觉得老师太忙,不敢占用他的时间。这个九月,让我思考怎样才是尊师重道,怎样才是学生该做的本分……以为想清楚了,真的走到尊客寮的走廊上,我又犹豫了。从门窗看到老师在招待客人。他们是在谈重要的事情么?这样独自闯进去会不会不礼貌?不管它了,我跨进门,向老师虔诚问讯。老师微笑着说:“学佛怎么学得畏畏缩缩了?大方点。”我解释了两句,看到老师笑容,忽然悟到我的解释是多余的,老师心如明镜,他点醒我要学以致用。低头思考,我为什么而来?为谢师恩?为求智慧?为法?什么事是最重要的事?什么人是最重要的人?我有卑慢吗?……想到这里,抬头再一次看到老师的微笑,我又意识到自己错了,不再纠结已过去的事,安住在当下这一刻。
      
       坦然地坐下,静听老师的开示。老师在解答一个远道而来的弟子的问题,我听着却好象是他特意解我心中疑惑似的。老师要师兄多亲近一位法师,说那法师是一位善知识,学识德行都能将佛法弘扬。暗暗赞叹老师胸怀宽广,不抓弟子。后来,老师又说人际关系难相处的三种情况以及如何处理等,另一师兄插言说总之都是说女人。我笑了,心想老师说的肯定不是性别的分类,是心态的分别。果然,老师提到扩大心量,包容一切……一晚上老师说了很多,也接待和处理了不同的事务,不管如何忙碌,我注意到,微笑始终在老师脸上。之前,我看过老师的视频,也听过老师为义工做的专题开示,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收获。不过,最受益的还是这次,或许是近距离的聆听,能感受老师散发的磁场,轻松的交流气氛也让我感觉亲切,更易进入状态。
     
        从老师的茶室出来,接到悟恭师兄交代的任务,要我负责接待受助学生和家长,我笑了。老师笑眯眯的样子,轻柔的语气、温和亲切的态度,正是我学习的样板。在接待学生家长的时间里,我内心中真的把他们当亲人一样,用微笑,用言语,用亲情让他们轻松,也依据不同情况提些建设性建议,减轻他们以后家庭的负担。我想努力做好,将老师的慈善传播给有缘人,可,稚嫩的我,还是知道自己的不足。让我开心的是,回家后接到谭局长的电话,他说有义工告诉他,我带儿子去洗心禅寺了,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对身边有缘人的关心和善,能让观者以为是我的亲人,不正是对我的肯定么?是真有其事还是谭局长对我的鼓励?暂不想它,也不求证。只想把自己对老师的感激之情写出来,不管老师认不认我这网络学生,也不管老师是否对我有印象,只知道,在我心中,他永远是我的老师!是我学佛之后,第一个教我佛法,第一个批改我作业的老师。作为学生,我将以最胜的法供养供养我的老师!感恩我的老师!
      
       谨以此文献给上妙下华法师!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快来抢沙发
回复 收藏 分享 淘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