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16655|回复: 13

心在飞霜——现代诗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4-8 18: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把诗意一点点搓凉
风的衣裳 菊的冷香
暮色中 闲闲的飞舞
把斜阳转到凄惶

心在飞霜
泪却不再流淌
离别热爱
季节只有悲伤

何时莲歌重唱
是否依然
是否依然
牵挂那盈盈眉眼的模样


夜的眼睛已习惯苍茫
倦了思绪 满了愁肠
微笑中 滴滴的品尝
用烈酒洗出淡忘


心在飞霜
泪却不再流淌
离别热爱
季节只有悲伤

那浪漫的故事
从此是否
从此是否
只在蝶的梦里来来往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8 18: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飘落  在一行一行一行一行
惆怅或悲伤  依偎在季节的肩膀
拍打天空的声音 来自雁的凄凉
枫叶颤栗着 撑起最后的辉煌
寂寞 钻出热闹的表皮 来了
在每一个雨声玎玲的夜晚
无人解脱 都在混混沌沌中迷茫
或许 有诗意停留在残荷的伤口
雨却如泪如血 把句子切成绝唱
婉约在风里缠绵着孤独的月
月色 却在江中追寻铿锵的波浪
赤壁华章 横槊高歌人生几何
无缺的冰轮滑过千古的天空
或许遗忘 或许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8 18: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藤中树

禁不住月那诱惑的团圆

几何时

孤独的枯木也动心了

想用青藤装饰春的额头

带来几分叶的鲜活

增添几许花的缠绵



飞鸟殷勤的做媒

把温柔的种子

播种在开裂的心田

雨湿润了久已不再流泪的眼

一轮轮的叶从此绿了

让爱在复活的躯干上重新盘旋



以为这就是彼此的前缘

不知不觉中收紧了相对的空间

展开碧色的屏障 重重密叶

阻挡了斜阳黄昏的挂牵

挤不开花的香氛 知交的风

于是渐渐隔阂成陌生



或许是被情丝缠到麻木

不知何时我竟怀疑起祈祷的当初

但想要摆脱你痴情的禁锢

却已不再习惯孤独



于是无奈的根生出背叛的心芽

在黑暗的地下无头蔓延

留下一个

魂魄来来往的躯壳

困守缠的似活似死的中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8 18: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一首古诗
我愿站在对子的上下
与你相守不同思潮的和谐
如果是一篇散文
我愿在夕阳班驳的韵律中
把心情画成你窗外墙壁上
那一片不会凋零的藤叶
如果我只是那一帖帖的规则
但愿你能在枯燥与严厉的背后
看到那一颗心的柔软与热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8 18: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黑夜黑色的虚无中
是我选择了寂寞
还是寂寞选择了我?
是我舍不得离开寂寞
还是寂寞舍不得离开我?

在心疼的时候 在乏力的时候
趁着黑色的掩饰寒风的怂恿
让我放纵的依靠在寂寞的肩头
就如此的寂寞一回

可如果
当黑色碎裂在黎明的号角
寂寞终于疲倦了心的负担
在拉开的窗帘前 请告诉自己
我还可以选择放寂寞离去
至少可以选择
放它一个 那怕一天的假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8 18: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恭喜论坛加盟人数超过10000[原创]



究前世如何因
铸今世如此果
天问地寻谁能明了
需几多注定劫
经几多偶然变
这时空
我生命轨迹竟与你相交
何必论血脉的情
未必因牵手的好
书海轻舟畔你侧头一笑


就让我
三生也忘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4-9 14: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窒息

水蓝色的梦境
歌在悲泣
那是谁的喉咙
不再属于我  不再属于我

喃喃的
耳畔在轻语
那是谁的凝咽

晨曦中的薄雾
不停滚落的
那是谁的泪珠
一颗一颗一颗一颗

延伸
没有热度
那是谁的血  那是谁的幻灭
轻轻把你整个身躯包裹


(恭贺开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4-14 15: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弦月的夜
水蓝色弥漫中
是你
还是我涅磐的思念?


在月冰冷的注视里
精致的坍塌成
玛雅的遗址
让自负的梦
成为被风玩弄的绝版残片
嘲弄着
曾经盛极一时的坚强


已经忘却
为何会有
那一个轻易的离开
是否是以为
可以轻易粉碎的过去
就象我横行无阻
把胜利的战旗
插遍一个个桀骜的国度

夕阳充血的狂妄里
普天之下已莫非王土
月却绷紧了叛逆的弦
在水蓝色弥漫的背后
瞄准着那不肯归顺之唯一
那是我
和我记忆中复苏第一千次的你

惶恐中
我盼望每一个夜
彤云都可以张开逃避的翅膀
把天地麻木到
不能辨别色彩的地步

当月无情的箭
借着黑暗的张力
穿透
我征服天下的铠甲
流出的
只有我心中郁闷久久的血
而不是比血更悲伤的
水蓝色液体

(谢谢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4-15 01: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充血
却比不过你的狂妄
风中的我
看你横行无阻
把胜利的战旗
插遍一个个桀骜的国度

雾气弥漫
水蓝色升腾
在绷紧了叛逆的弦的月色背后
仿若看到
些许柔情     那是我的你

涅磐的思念
比水蓝色更深的那一抹忧郁
摊开手
看到嵌在掌心的琥珀泪
不愿想起
千年前
谁把泪落在我的掌心
不要说出   不要说出

金色的如同那征服天下的铠甲的撒哈拉之沙
一粒一粒随风而起
在这漫漫尘沙的天际
是谁无边的寂寞

亘古的陪伴
温润
属于月色的冷幽
上弦月的夜
幻灭的是梦境
抑或是一颗徨恐的心


借着黑暗的张力
穿透身躯
才发现     才发现
流出的
却不是心中郁闷久久的血
而是比血更悲伤的
水蓝色


(不客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0 22: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到底是干什么的?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是MM吗?收放自如,真神人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22: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4 23: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wzz--诗一首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23 18: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还能看见 风拂着你的脸
象千年长河不住地蜿蜒
只想静静倾听 寒风中你的笑靥
不意中留不住时间

苍茫流去的渊远昨天
伴随盏盏孤灯
想多少流连缱绻
都在暮色里挥手道再见

夜色守船边
极目大海如何辽远
心疾疾幽怨
可望萧萧木桥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24 13: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还能
回到那个往日
跟着你浪迹网海
诗词唱和里
读你的心迹
字里行间
听你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2-21 22:17 , Processed in 0.424676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