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超星 读书 找书
查看: 10982|回复: 31

[☆碧波潭♡] 品诗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24 2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塞北冰封之地,住着一位少年书生,名唤玉忆。此人天资聪慧,博览群书,然读书逾多,便逾有\"纸上得来终觉浅\"之感,殊为不乐,决意游历天下。

  打点行装出发,这日来到一个所在,但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当下在一茶馆坐下,要了几样茶点,顺便向那茶博士打听道路。那茶博士道:\"客官有所不知,此地唤作百花城,往前不远有个旧梦园,这几日园主以文会友,邀来众多文人雅士互相唱和,大名鼎鼎的秋爽斋主人雪融仙子、神出鬼没的财神和砖王愚夫都应邀前来,故此热闹非凡。\"玉忆忙问:\"何谓砖王?\"茶博士道:\"据说这位愚夫先生喜欢拍砖,到底何为拍砖,小老儿却也搞不明白。\"玉忆微微一笑,心想:\"喜欢拍砖,与我倒是同好。看来这几人都是非同小可,但不知是怎么个以文会友,稍时倒要想法进去瞧瞧。\"他在茶馆歇了脚,起步出来,却见那茶馆门口新贴了一张告示,上面言道:\"小妹新得一绝,然用词总有不甚如意之处,诚邀过往俊杰移驾旧梦园指教一二,不胜感激。\"下面的落款是雪融鸿飞。玉忆暗喜,伸手便去揭榜。哪知旁边一人也正伸手过去,一声脆响,那榜文被撕为两半,两人一人手里拿了一半。

  玉忆一怔,便向那人看去,只见那是个中年书生,相貌甚是儒雅。玉忆正待开口,那书生叫道:\"你这少年好生无礼,我来揭榜,你何故来抢,还撕去半张,快快还来。\"玉忆生性谦和,那书生若是好言交谈,他多半便将榜文还了给他,既见了这告示,要进旧梦园已不是难事,但这书生大呼小叫,委实讨厌。当下冷冷道:\"这位兄台,你我二人同时揭榜,不分先后,切不可血口喷人。\"那书生道:\"你这少年忒也可恼,我石之轩是何等样人,难道会诬蔑你不成?\"玉忆不欲与他争辩,转头便走。石之轩抢上几步,拦在面前,道:\"把榜文留下。\"玉忆怒火陡盛,正待发作,旁边过来二人,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汉子,一人扶住玉忆,一人扶住石之轩,劝道:\"二位消消气,出门在外,以和为贵。\"玉忆见有人劝架,心道:\"罢了,不与那厮一般见识。\"便将半张榜文交给那汉子,道:\"小生也不愿吵闹,这半张榜文便给了他吧。\"那汉子接过道:\"如此甚好。\"拿去交给石之轩,劝解一番,石之轩方不言语了,那二人也便离去。

  过不多时便有一小厮打扮的人过来,见石之轩手里拿着榜文,便道:\"小的是旧梦园的下人,这位先生是要赴品诗宴么?请随小人来。\"石之轩道:\"甚好。\"便跟了他去,走了几步,那小厮见到玉忆,忙迎上来道:\"这位相公气宇轩昂,相貌不俗,若肯屈尊往旧梦园小憩,敝主人必定欢喜。\"玉忆有心往旧梦园一观,自然应允。那小厮喜不自胜,引着二人上了一辆马车,驾车而去。

  玉忆与石之轩坐在车中,互不理睬,偶有眼神相遇,也是各翻白眼。石之轩百无聊赖,探手入怀,似要取什么物事,忽然脸色一变,惊道:\"哎哟,我的钱袋不见了。\"玉忆一惊,伸手一摸,自己怀里的二十几两碎银也已不翼而飞。幸而他出门事事谨慎,几张一百两的银票都缝在衣领之中,自是无恙。但丢了银子毕竟不悦,道:\"定是方才那两个汉子。\"那小厮接口道:\"近几日不知从何处来了一伙小偷,专挑像二位这样的文弱相公下手,敝主人已经派人去请天下第一神捕江南一粟,不日定能破案。二位的损失不必挂怀,敝主人自有厚赠。\"玉忆好奇,问道:\"不知旧梦主人是何方高人,既有这等神通,何以名声竟不露于外?\"那小厮嘻嘻笑道:\"主人有令,不准小的们在外泄露主人往事,相公莫怪。\"玉忆便不再问。

  那小厮驾车甚是平稳,玉忆闭目养神,石之轩听说另有厚赠,想是心下宽了,也歪头睡了。玉忆迷迷糊糊便听那小厮道:\"到了。\"忙睁开眼来,那小厮掀开车帘,将二人扶下车。玉忆抬眼,果然好大一座庄园,门口一块大匾,上书\"书园旧梦\"四字,门口一红衣女子,正俏生生立着。这女子极是俊美,玉忆一见之下,忽然脸上一红,他本性豁达,这时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那小厮道:\"雪融姐姐,今天接到两位非凡的人物,这位是石之轩石相公,这位是玉忆相公。\"玉忆心道:\"原来这便是大名鼎鼎的雪融仙子,但不知旧梦园主人却是何人。\"雪融笑道:\"辛苦你啦。\"转头向二人道:\"二位相公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请随我来。\"领着二人来到一个大厅,那大厅甚是宽敞,里面已坐了四五十人,老者已有六七十岁,少者却不过弱冠之年,看来都是来参加这品诗宴的。

  雪融领二人坐下,便有丫环送上茶水。雪融走到大厅正中,道:\"各位,小妹粗通文墨,日前偶得一绝,本不敢贻笑大方,但恰逢听雨姐以文会友,小妹若不趁此良机讨教一二,未免不智之极。\"说着向厅外喊道:\"抬进来罢。\"便见门外两个小厮抬了个屏风进来,在厅中放好。那屏风上有人用正楷写了一首七绝,众人忙近前来看,那字体工整俊朗,用是的欧体九成宫笔法。那诗是:
  七绝。咏春谢友人
  从来塞北苦寒地,不若江南景致华。
  谁谴多情执画笔,点染春风到我家。

  那班儒生连连点头,齐道:\"好诗好诗。\"他们在外都有才名,惟恐在评诗之时自曝其短,不免惹人耻笑,因此都唯唯诺诺。雪融眉头一皱,她生性直爽,最见不得这种儒腐作派。只听一人道:\"此诗起承转合大致不差,但'苦寒'、'景致'、'执'几处在句中略显生涩,建议改之。结句与转句粘了,格律失对,不如去掉七绝二字,作成古风为宜。\"原来是玉忆先说了出来。雪融面露喜色,道:\"玉忆公子直言相告,这才是性情中人呢。\"想了一想,道:\"如此,小妹再改一改。\"说罢铺纸蘸墨,在纸上写了一首诗:
  七绝。咏春谢友人
  从来塞北冰封地,只怨羌笛不见花。
  谁谴多情挥妙笔,巧临春意闹千家。

  玉忆看了一看,又道:\"'怨'字若改成'见'字,倒可多一个重字技巧。此诗转句仍涩,'谁遣'二字凑痕严重,结句炼字上还是差些。小生之意,改成古风为佳,且试改一下,请诸君指点。\"说罢也挥笔写道:
  从来塞北冰封地,只见羌笛不见花。
  巧借人间第一色,平分春意到寒家。

  那石之轩在旁看着,冷笑道:\"'冰封地',硬凑出来的三个字,没有'苦寒地'贴切,苦寒之地说法颇多,并不生涩,苦寒的含义远比冰封要广;再有,只见羌笛不见花——纯粹为了一个重字技巧,但羌笛很小,极为难见,羌笛可以'听',可以'闻',可以'怨',唯独很难见。阁下以为呢?\"说罢,他又指着雪融适才刚写的那首诗道:\"这首比起初始之做,大为不如,为了符合所谓的劳什子格律,为了能挂一个'七绝'的招牌,就宁愿不要诗的味道,宁愿内容和题目脱节,格律的流毒真的不能低估。初始之做,因为'点染春风到我家',所以谢友人,这个道理倒也能讲通,可改成'巧临春意闹千家'后,人家是闹千家,雨露均施,哪有何必要你去谢,那又怎能体现出是你的友人?\"众人面面相觑,此人品诗毫不留情,但所言句句中的,实是一个厉害人物。玉忆道:\"却又不然,苦寒与冰封两个词均不罕见,可以选个读起来顺的,这只是个人看法不同。小生以为苦寒的不好在于'苦'字,一个苦字破坏了整首诗的意境。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不是很美吗?'怨'字不好却是因为太过露情,情若从景中自然流露,方是大佳。况且,若能在表情达意之时又用上叠字技巧,也可增色不少啊。我们姑且抛开格律及其他所有束缚,就安静的读一下前后这三首诗,如何?\"石之轩便不再说话,将那几首诗又读了几遍。旁人只盯着他二人,俱不开口,一时厅上静寂无声。少顷,石之轩道:\"这三首诗我安安静静的读了好几遍,感觉是:都有缺陷,但相对来说,第二首缺陷最大,第三首次之,第一首勉勉强强,哈哈,在下一向不说好话,只说坏处,两位莫怪。

  \"第一首的'苦寒'是为了衬托江南的繁华而用的,将'苦寒'改成'冰封',这种衬托对比效果就没有了,或者遭到了很大的削弱,因为冰封只是寒冷,可以趁托温暖,却不可以趁托繁华。'北国风光,千里冰封',当然很美,但那是写雪,题目就是雪,可这三首,清一色的挂着'咏春'的招牌,看见冰封二字在那首诗里美,就急急忙忙借用过来,就以为在这咏春的诗里也一定美,这个说法太牵强了吧?古来今往得好诗好词,其实用的就是那么写汉字,翻来覆去的组合成词,在好诗里,这些字词怎么看也好,但这个好,只是说这特定的字词用到这个特定的地方好,并不是说这个字词好,任何地方用起来都好。字与词没有好坏之分,没有美丑之分,重要的是用在何处,与其它字词如何搭配。

  \"诗可以用通感,可以用独特的办法组词,或者更进一步说,诗怎么写都行,只要有诗的味道诗的意境,在这个前提下,才可以讲究其他的,如果离开了这个前提,那就是买椟还珠。在古人的诗词中,羌笛出现的挺多的,但古人很少用'见'字,是他们不懂通感,这不可能,从很多诗话类的书中可以看到,古人是懂通感的,他们之所以不'见'羌笛,是因为羌笛听起来更有诗的味道,因为'听'的是笛声,而见,只能见笛子,笛声比笛子本身更容易引起联想。

  \"另外,平分春意到寒家,巧临春意闹千家,这两句使得全诗和题目完全脱节,所谓离题万里,可惜可惜。\"一番侃侃而谈,果然把场中人都镇住了。一名儒生干咳一声,道:\"石先生果然高才,能否写一首诗让众朋友开开眼界?\"众人都是一般心思,心想你说得好听,写起来未必顺手,当下齐声附和。石之轩也不谦让,更不思索,提笔便写:江水澄碧,春风妩媚何人孤身伫立在江堤望上望下,望东望西,春水般的眼睛似柳丝般依依

  一江春水一万年也涌流不尽春花盛开永远是这样鲜活芳菲月悬春夜,月照江水梨花桃花的思绪在江月间漫飞

  遥远至极的一弯山谷肥绿的芭蕉覆盖着幽僻的小屋蕉叶滴露汇成溪水只不知这溪水可是春江的一脉

  寒山瘦谷的深处记忆勾勒出满地荒芜是谁持柳枝将春风诅咒风轻云乱,月色如江雾般潮湿

  青草间的小径弯曲且悠长通往一个神秘的地方总有人在思维够不到的时空间流浪可哪儿从来也不是月光的故乡

  月出东山之前,天与地苍苍茫茫有一种听不见的声音咏唱着忧伤虚空间看不见去路春夜总暗示着通向苍茫之外的桥梁

  不知苍茫之外可有归途的航标不知江流万里可曾记住某处花林间的回头一笑香风里阵阵江涛,花开时的无限妖娆而孤月无言,静悄悄挂在树梢

  假如可以乘月浮游,瞬息万里假如每一处都准许望月者随风来去假如古今同浴月光,不分彼此那么,春江畔会有多少不可思议的故事

  花开易谢,那是因为月光照得太远江流不回,那是因为花谢后总委弃于泥尘春风里,年年都有望月的人那是因为万古如斯,总流淌着同一江春水

  洋洋洒洒,足足写了半个时辰,众人看罢,俱各无声。良久,忽有一人怪声怪气地道:\"这是散文,可不是诗。\"众人看时,说话的是个灰衣人,但适才并不见此人,显然是刚进来的。石之轩打个哈哈,道:\"请阁下评点一下如何?\"那灰衣人又看了一遍,道:\"意象隔得太密,勾勒细致,象工笔画;层次堆砌太过分明,梯次紧密,层层隔得太近,没有诗的跳跃感;主观的感叹多,形象思维的东西少。如果用画来比喻,这是一幅人物油画作品:描绘精准,勾勒细致,但没有留白处,画面塞得满满,且象征成份太少,几乎没给人留下任何自由想象的空间,即便是能想象的,作者也画出了斑马线,必须沿着斑马线过道,不然,无法想象。这是作家的手法,不是诗人的做派。如果用音乐来比喻,这是一出歌剧的插曲,情节清晰,起伏有致。不象那些无标题音乐,天马行空,漫无边际。嘿嘿,你石某人当作家不坏,却当不了好诗人。\"石之轩瞪着他瞧了半天,忽然道:\"你是愚夫?\"那人道:\"好邪王,眼神犀利。\"众人听他承认是砖王愚夫,登时一阵骚动,愚夫的砖,重处不让泰山压顶,轻处恰似柳絮因风,刚猛时震惊百里,委婉处暮雨潇潇,因此得了这砖王的称号。众人只见愚夫伸手去与石之轩相握,似要亲近亲近。石之轩也伸出手去,两只手刚要相握,愚夫手掌一翻,疾如闪电,扣住了石之轩的脉门。

  脉门被扣,石之轩立时半身酸软,他怒道:\"你这是何意?\"愚夫道:\"对不住,俺受人之托,请你去昆仑山做客。\"众人一听昆仑山,又是一阵骚动。玉忆却未曾听过昆仑山的名头,向雪融问道:\"昆仑山是什么所在?\"雪融道:\"昆仑山大王名唤天使心,年纪虽小,却诡诈异常,手下还有几个大魔头,是新崛起的绿林好汉。\"她回答完玉忆,越众而出,朗声说道:\"愚夫先生亲临,小妹眼拙,先行陪罪,这位石先生乃是此间客人,还请愚夫先生放了他,二位若有过节,请出了旧梦园再行解决,否则此间主人脸上可不太好看。\"她心想抬出依荷听雨,这愚夫应当会卖个面子,哪知愚夫摇了摇头,道:\"昆仑山那个小姑娘求俺把石之轩带上山,俺可不能失信于人。\"雪融笑道:\"不曾听说砖王跟昆仑山有何交情啊。\"愚夫脸一红,正待说话,只听一人大喝:\"放开我大哥。\"说话间一股劲风向他后心袭来,风声甚紧,乃是一股蕴含了深厚内功的掌力。愚夫身形微侧,一掌迎上,砰地一声,那人连退三步,愚夫也是身形连晃。二人这一交手,还是愚夫的掌力略胜一筹。

  石之轩一见此人,忙叫道:\"二弟救我。\"原来他是石之轩的结义兄弟,名唤念奴不娇,武功甚是了得。愚夫接了他一掌,手臂隐隐发麻,心想不能纠缠,早些脱身为是。一瞧东首窗户虚掩,挥手便是一掌。他这拍砖掌力甚是刚猛,一掌将窗子砸得粉碎,登时木屑纷飞,吓得众儒生连忙往角落逃去。愚夫拉着石之轩,便待跃窗脱身,便觉胁下微微一凉,知道有人偷袭,忙翻掌相格,那人手指划个半弧,又向他胸口点到,认穴奇准,愚夫无奈,只得后退一步,那人也不追击,收手站定,愚夫一看,却是雪融见他要走,出手阻住。

  这时窗口现出一条人影,高声叫道:\"快放了我大哥。\"却是石之轩的三弟香泉。石之轩见二弟三弟都到了,心下大定,笑道:\"老愚,你走不了了,快放了我。\"愚夫适才与二人交手,知道对手均非易与之辈,自己脱身不难,要想将石之轩带走却是力所不及,当下长叹一声,松开了手。

  石之轩手上一松,连忙跑开,躲到念奴不娇身后,探头问道:\"老愚,我跟你,还有那什么昆仑山小姑娘素不相识,为何要抓我上山?\"愚夫恨恨道:\"跟那个小鬼头打赌打输了,有什么办法?\"雪融问道:\"打什么赌?\"愚夫道:\"半月前那鬼丫头来拜访我,说是请我上山当军师,待遇优厚,俺老愚随意惯了的,自然不允。那丫头便冷言冷语,说俺徒有虚名。瞧不出她小小年纪,言语甚是尖刻,激得俺一时火起,竟应允跟她打赌,说好谁输了,便替对方做一件事。\"玉忆好奇,道:\"然后呢?\"愚夫道:\"俺一时托大,让她划下道来,哪知她选的项目,竟是石头剪子布。\"雪融笑道:\"简单明了,也蛮公平啊。\"愚夫道:\"俺开始也这样想,那丫头不知从哪找来一个断了指头的,让他喊石头剪子布,咱二人便同时出拳。那断指头的家伙面容猥琐之极,不过声音蛮有磁性,唔,蛮有磁性。\"说到这里,有丫环端茶上来,他便一饮而尽,接着道:\"我二人便开始石头剪子布,我是堂堂砖王,从不使诈,那丫头双拳藏在身后,眼珠骨碌碌乱转,我也不去管她,哪知便上了她的大当。那断指头'石头剪子布'声音刚落,那丫头一伸拳头,一支袖箭便朝我面门射来。我二人对面站着,哪料到她会突然暗算,忙伸指将它夹住,着实好险,那袖箭再近一寸,俺就要破相了。\"香泉在窗外笑道:\"你手指一伸,出了剪刀,便是输啦。\"愚夫道:\"可不是么,那丫头扬起拳头,对着俺嘿嘿冷笑。俺又惊又怒,说道:‘你怎可使用暗器?’那丫头便装糊涂,道:‘咦,你说了不准使暗器么?’俺一想适才确实没说不准使暗器,但古往今来,哪个玩石头剪子布的会使暗器做弊?不过俺堂堂砖王,不跟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愿赌服输,便答应替她做一件事。\"石之轩道:\"她的条件便是抓我上山?\"愚夫道:\"不是抓,是‘请’。那丫头见俺认输,便对俺谀词奉承,大拍马屁。说俺不愿意上她昆仑山,乃是绿林界的一大损失,山贼史上的一出悲剧。神乎其神,说得俺眼圈一红,差点就入了她的伙,幸好意志坚定,那也多亏了俺平日的禅定功夫。那丫头讲了半日,见说不动俺,话锋一转,说邪王石之轩文采风流,妙笔生花,虽比俺老愚逊了一筹,当个山寨军师也已绰绰有余了,因此她要我办的这件事,便是请你石兄上山。\"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4 21: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乱编派的,后面是怎样编派的,盼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4 22: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个小说,就想起墨墨~~~
她当初也写过这样的小说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5 15: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串联迎春活动的帖子,又很吸引人的眼球,盼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5 15: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2楼雪融鸿飞于2008-03-24 22:32发表的 :
看了这个小说,就想起墨墨~~~
她当初也写过这样的小说捏~~~
那是一个才女,我也看了她的小说,真的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5 2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石被老愚抓住,无能为力,但老石的两个结拜弟兄来救了他,这两个结拜弟兄却是女的,这是一个包袱;
老石号称邪王,身陷危境无力自救,只是喊人救命,被人救了之后,又躲到美女背后,这是一个笑料;
一个包袱,一个笑料,就引出了砖王老愚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一个人,到底此人如何非同小可,静待断指雄的续文。
与老石的笑料相对应的,老愚也是被美女作弄,无奈下山的。
哈哈,看断指兄怎样续后文,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5 22: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忒不厚道了,什么叫女士优先不懂啊,我还没开涮呢,先把我涮了,等着看你怎么圆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5 22: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这里这么热闹原来是听书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6 00: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鲤鱼好文采!期待精彩继续啊!葱白一下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6 10: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6 11: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打一个哈哈,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8 18: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石之轩连连摇头,说道:"我堂堂邪王,怎可干山贼的勾当,这般文不文,武不武,丢也丢死了人,不去不去。"只听门外一女子接口说道:"山贼怎么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大丈夫为人处事只消问心无愧,做哪一行不能建功立业?"随着话音,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看年纪也就二十左右,面容似笑非笑,又带了三分淘气之色。看不出她小小年纪,讲出来的话竟如此老气横秋。

  愚夫道:"诸位,这位便是昆仑山的大当家了。"众人哦了一声,眼见这小姑娘弱不禁风,却不知如何能统率这山寨群豪。雪融忙迎上去,牵了她的手笑道:"你便是天使妹妹么?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不意今日相会。"天使心道:"你一定是雪姐姐了,我是来找听雨姐姐的,可她不在家,我就到处走走,老远听到你们的说话声,我就过来了。雪姐姐,你长得好美。"雪融微微一笑,石之轩道:"喂,大寨主,俺石某人声明在先,可不去你那个山寨当什么狗头军师。"天使心道:"要不去也行,只消你跟砖王前辈比试一场,拳脚上胜过了他,我就不打你主意了。"石之轩道:"邪王石之轩不懂武功,人所尽知,你这小丫头太不讲理,实在要打,我让我二弟或三弟跟老愚打一场。"念奴不娇道:"好,砖王,我跟你打。"一掌向愚夫肩头拍去,愚夫伸掌架开,道:"这大厅太过狭小,去外面打如何?"天使心道:"慢来慢来,石先生,我可没同意你请人代打。你若不懂武功,那么比摔交,也是可以的。"雪融一笑,心想这小丫头太坏了,邪王跟砖王若比试摔交,岂不被人看笑话。她捏了捏天使心的手,说道:"诸位都是旧梦园的客人,动手比武难免伤了和气,听雨姐回来,我也不好交待。不如这样,咱们便对对子玩一下如何?石相公兄弟三人为一方,愚夫兄为一方,以一敌三未免不公,请愚夫兄再找两位队友。稍时若石相公一方得胜,天使小妹不可再勉强他。"天使心道:"这样也好,我想请这位相公(向玉忆一指)和雪姐姐加入我方。"她早知石之轩三兄弟均自不凡,以文会友,若不找绝顶高手,只怕难胜。自己出身草莽,对骂还成,对对子自然是丢人现眼。眼见玉忆气度不凡,便有心结纳。玉忆道:"蒙大寨主垂青,敢不从命?"雪融也是半个主人,不好相助任何一方,微一踌躇,天使心察颜观色,明白她心意,说道:"我真糊涂,雪姐姐是主人,下场不合适的,我另外再请一位。"走到门口叫道:"阿姨姐姐,阿姨姐姐。"众人听她这个叫法极是别致,不禁莞尔,心想不知这位阿姨姐姐又是何方高人。天使心声音清脆,庄内又极是安静,叫声远远传了出去。

  便听远处有人应道:"叫我做什么?"声音初时尚远,待说到最后一个字,已经到了门口,众人相顾失色,此人这份轻功,足以骇世惊俗。只见天使心牵了一个女子的手,走了进来。那女子一身浅绿色的衣衫,面带微笑,娴静从容,众人一见之下,便觉如在湖滨草丛漫步,有缕缕清风拂面而来,心旷神怡,醺然欲醉。石之轩兄弟三人本来对天使心颇含敌意,此际却无缘无故消去大半。

  天使心道:"雪姐姐,这位是我的阿姨姐姐,她叫荷乡依然,我请她加入砖王前辈这一队。"雪融见又来一位高手,自然高兴,当下寒暄一番。香泉见是以文会友,正中下怀,便离了窗子,走了过来。

  念奴不娇适才与愚夫拆了两招,未占到便宜,心下甚是不服,向着愚夫道:"他们比文,我二人比武如何?"愚夫如何肯示弱,道:"打输了你可不许哭鼻子。"念奴不娇道:"说得是你自己罢?"伸足在凳脚一踢,身子借力向窗外斜斜飞出,愚夫跟着跃出,只听噼啪声响,二人战在一处。

  众人忙挤在窗口看去,只见愚夫双掌翻飞,招式极是刚猛,念奴不娇功夫却甚是驳杂,小洪拳、黑虎拳、查拳、八卦掌、伏虎掌、潭腿、扫叶腿,层出不穷。但无论他怎样变招,总是攻不进愚夫的圈子,而愚夫在他变化多端的进攻之下,却也无暇大举反击。雪融笑道:"他二人一位功力深厚,一位招式精妙,看来是半斤对八两。"香泉道:"我二哥好武成性,咱们不必管他,开始罢。"

    荷乡依然道:"既是以文会友,不如花样多些,如何?"玉忆道:"小生也是这个意思,贵方出题我方应和,然后我方再出题,贵方应和。"众人道:"这样好,就这么办。"香泉道:"如此,我先出题。第一回合,以咏春赠友为题,作一首七律,限「上平 一东」韵。"玉忆与荷乡依然便低头思索,香泉笑道:"在下不才,先凑一个。"提笔写道:
    咏春赠友
  庭外千山烟雨中,檐前紫燕剪春风。
  堆云画柳轻飞翠,唱晚渔舟漫染红。
  处处幽芳谁竟看,时时伤感梦难同。
  有情有意千杯少,莫让诗心一路空。

  玉忆赞道:"仁兄才思敏捷,佩服佩服。"也提笔写了一首,诗曰:
    推门又见水流东,日染朝云韵满空。
  陌上莺歌啼柳色,田间蝶影乱花丛。
  青梅煮酒邀君赏,绿绮弹波与客通。
  好景当前需尽赏,春光过隙太匆匆。

  荷乡依然笑道:"我也有了一首。"写道:
    涓涓檐雨浴熏风,剪剪纤眉含泪葱。
  粉萼幽葩琼苑处,紫莺香蝶绣栏中。
  吴侬伞影随桥远,欸乃桨声摇巷空。
  我欲抚琴歌不得,怅然脉脉水流东。

  雪融见了不觉手痒,微笑道:"小妹不参与比试,也凑一首,稍时送给此间主人。"说罢写道:
    七律。咏春赠听雨
    长忆相逢相惜中,依荷听雨沐春风。
  往来诗意心方热,语笑嫣然杏更红。
  友爱不离人已醉,书香常在梦非空。
  可期携手同游日?共赏江山任北东。

  石之轩原本也在提笔思索,见众人都有了,忙凑过来看。他先看香泉的诗,读了几遍,说道:"三弟这诗,从诗意推测,这应该是用酒招待友人,席间或者酒阑之后写的。这首诗,我最欣赏最后一句:'莫让诗心一路空',觉得这一句最具雅意,最不喜欢的是'有情有意千杯少',感觉太俗,诗味太少,'千杯少'尚且罢了,'有情有意'四字简直丝毫不像诗的语言。

  "当然,这诗总体是不错的。起首一句'庭外千山烟雨中',点出了与友人相会于庭中,而室外正是丝丝春雨洗染千山,接着点出近景,写燕子在雨中仍旧在屋檐前飞上飞下,春风很轻微,并不影响燕子的活动,抬头向上看,天空云层堆积,柳条伸过檐前,湿漉漉的柳枝上绿色点点。前三句将春雨中的景致写得很美,在这样的时刻送别有人,颇有点古典的美感,可惜第四句不通,'唱晚渔舟'四字是耳中听到的,相当不错,悠远闲适,但是按照古典味道理解,黄昏时候似乎不是送客的时候,当然按现代意思是可以理解的,晚上出发的火车飞机多的是,所以这四字可以说得过去,我不明白的是'漫染红'三字,既然下着雨,是什么东西来漫染红,难道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我觉得'漫染红'三字是硬凑的。五、六两句是写惜别之意的,小有可观,'谁竟看','梦难同',与这个友人那是相当知己了。

  '莫让诗心一路空',全诗最好的句子,这句当在与友人碰最后一杯酒时吟出,想来那个友人也相当不俗,酒量也不错,喝到最后,仍旧不失意态,仍旧诗心在胸,有这样的朋友,那是相当不错了。"众人听他点评,心下无不钦服,玉忆道:"请石兄看看我这一首。"石之轩读了一下,道:"这首诗不错,自然流畅,很少雕琢痕迹,并且,在遣词用字上适当避免了太熟悉太普通的用法,例如第二句的'韵满空',如果写成'霞满空'就太普通太熟悉了,'绿绮弹波'四字也很有新意。

  "我比较欣赏'陌上莺歌啼柳色,田间蝶影乱花丛'一联,这一联有声有色,将春景活生生的画了出来,但是'陌上'、'田间'二词有点重复,如果黄莺是在河边啼柳色,那这一联的画面将更大,如果是在某一处看不见的地方啼鸣,只能听见鸣声,却看不见黄莺,那这一联的境界将更深,另外,'乱花丛'的'乱'字不错,而'啼柳色'的'啼'字相对就显得熟悉普通了,'推门'的'推'字也不轻巧。

  "这首诗的题目叫做'咏春赠友',咏春的意思有,赠友的意思不明显,'好景当前需尽赏'可以理解成对友人说的话,也可以理解成对自己说的好,模棱两可。"说罢,他又取过雪融的诗来看,玉忆道:"雪融姑娘这首诗,依荷听雨的名字嵌得自然无痕,很容易就感受到那种亲密无间的友谊,微瑕是中间需要对仗的两联对仗不工,建议把七律两字去掉,做个古风就没有对仗的限制了。前三句特喜欢,第四句建议'更'改成'又',味道会更浓些,结句'北东'稍有些别扭,可以考虑换个词,或者把结句换掉。"石之轩点头道:"这首诗是赠给听雨的,语言极其流畅自然,顺口而出,一气呵成,几乎见不到雕琢痕迹。从诗意看,是远赠。前四句是对往昔交往的深情回忆,五、六句是感慨,最后两句是商量相约同游。全诗写得热烈深情,很有感染力。

  "这诗不好的地方,是字词句的随意,这种随意增加了流畅性,但减弱了诗味。'往来诗意心方热'、'友爱不离人已醉',这两句尤其随意直白,遣词用字毫不讲究,'友爱'、'心热'等词给人太熟悉太普通的感觉。我欣赏的'书香常在梦非空'一句,'书香'一词也太熟悉太普通了。"说罢他又待去瞧荷乡依然的诗,外面忽然进来一人,往桌前一坐,提笔便写。众人见他来得莫名其妙,无不愕然。这人运笔如飞,三两下写了一首七律,交给石之轩道:"阁下也来评评我这首诗。"众人忙去看那首诗,香泉一瞧笔迹,又将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忽道:"哈哈,江南一粟,原来是你。"众人又是哦地一声,玉忆见他年约四旬,甚是清瘦,心想他既做到天下第一神捕,付出的辛劳自然也是常人难以想象。天使心却想:"你是兵,我是贼,稍时须想法折了你的威风,让你不敢动我昆仑山方是正理。"这人正是江南一粟,他受听雨之邀来调查小偷猖狂一案,先来旧梦园拜会旧友,在门外站了一会,听石之轩评得精彩,按捺不住,便也进来掺和。石之轩拿着他的诗看,那诗是:
    桃杏妖娆带笑风,燕莺流啭在林中。
  青青四野云容展,暖暖三春柳影蓬。
  了却闲愁多少意,奈何幽梦几时同。
  沽来美酒邀朋饮,一任春光伴我匆。

  石之轩道:"江南兄这首诗,也是相当好的佳作,我最欣赏这一联'了却闲愁多少意,奈何幽梦几时同',这一联让全诗大为增色,乃为不可多得的佳句,和这两句相比,其他句子就显得逊色了,好在全诗整体基调是一致的。

  "比起前三首,这首诗有点伤感,'幽梦几时同'的感慨很无奈,却极易引起共鸣,增加感染力,而'闲愁多少意'也是古来今往很多人面对春景时容易泛起的情绪,所以我说这两句不但好,而且真切。"江南一粟皱眉道:"蓬与匆,还是不太理想!"石之轩点头道:"我有同感,外我觉得'带笑风'、'云容展'也有可商磋之处,不是十分自然。"顿了一顿,他又道:"最后是荷乡的诗。感觉这首诗和江南的诗有点相似,也带有几星伤感。这首诗同样是五、六两句我最欣赏。'吴侬伞影随桥远,欸乃桨声摇巷空。'这两句很让人感动,一个'远'字,一个'空'字,不但是距离的远,视觉上的空,同时也是心理上的远,情绪上的空,看得我泫然欲泣,一幅水乡江南的送别图就铺展在了面前,而且那么有深度,让人感觉遥远。

  "这是春雨时节送别友人的诗,送人的人是说吴侬软语的女子,她站在小桥上,打着一张伞,被送的人在船上,随着欸乃声而远去、而不见,'吴侬伞影随桥远'是被送之人眼中所见,'欸乃桨声摇巷空'是送人的人耳中所闻,这两句分别用送人被送人的眼和耳,将送别的情景,惜别的心态,写得凄婉欲绝,我觉得这两句即便是杂放在唐诗中也很难辨认出来使今人所作,和李商隐的诸多无题诗相比较,这两句也并不逊色,唯一遗憾的是'吴侬伞影'的伞没有颜色,让画面相对朦胧了。

  "这诗不好的地方,一是'浴熏风'的不通,一是'含泪葱'的难解。熏风,是带暖意,吹得人暖洋洋的,下雨时候的风怎么可以是熏风呢?'含泪葱'的意思很难理解,估计是作者为了押韵勉强弄出一个'葱'字。我的评价是这诗的后四句是一流境界,而前四句不怎么好,很一般化。"几首诗评完,他笑道:"仿前人,我也做个集句,当然,稍稍做点篡改,搏大家一笑。"说罢写道:
    庭外千山烟雨中,绿绮弹波送客行。
  吴侬伞影随桥远,欸乃桨声摇巷空。
  了却闲愁多少意,奈何幽梦几时同。
  何当携手同游赏,莫让诗心一路空。

  荷乡叹道:"作者自己写诗写联,内心一定有一种风景,看别人砸自己的诗联,又是另一番风景。一首小诗,也许读者读来并不觉得怎么样,经过金砖一拍,那韵味全出来了看的人舒服。俗话说"当局者迷",写的人找出自己成功与失败之处,以便更进一步提高。石兄的砖头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比写一首优美的诗词毫不逊色。"愚夫在外跟念奴不娇斗得虽狠,但他内力深厚,屋内的情形听得一清二楚,当下运足内力,连劈十一掌,趁对方闪避之时,飞步奔进屋内,叫道:"石头评得中规中矩,俺非常欣赏。看你们赠来赠去的,俺也胡诌几句,赠石头评论里提到的香泉,雪融,玉亿,江南,荷乡,听雨,哈哈,一下赠几个,省事了。"说罢写道:
  泉酿香秀染春风,雪融新诗画从容。
  江南翠露新寒外,荷乡枯凝瘦骨中。
  玉忆暖烟拥萧索,石梦雏燕入葱茏。
  坐忘兰芷听新雨,不废日月属怀空。

  当他写诗之时,念奴不娇也已跟进,却也不愿在他写诗时偷袭。便喝了口水,又叫香泉给他揉肩,一待愚夫写完,便纵身过去,一拳击出,叫道:"再来战过。"愚夫道:"还来啊。"往上跃起,穿破了屋顶,念奴不娇跟着纵上,只听屋上砰砰之声不绝,二人又交上了手。战了几个回合,又从屋上跃下,翻翻滚滚斗个不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19: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haha 哈哈,武斗加文斗,挺热闹,不过把这几个人的特点似乎没抓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19: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小寨主小小年纪,能当上寨主,确有她非凡的功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8 1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串帖子的,要抓人物特点可太难为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20: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4楼断指残编于2008-03-28 19:49发表的 :
哈哈,串帖子的,要抓人物特点可太难为我了

你续完再构思一篇不就解决问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20: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师弟都8太熟悉的缘故,看写天使心特点就抓的好捏,师弟对她熟悉的缘故,8急,等都混熟悉了,写出来就传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21: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鲤鱼兄不太熟悉这几个人。那怎么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8 21: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7楼石之轩于2008-03-28 21:28发表的 :
的确,鲤鱼兄不太熟悉这几个人。那怎么办?
鲤鱼确实8熟悉,可是石头粉熟悉哦 ^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30 12: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断指老兄终于续残篇啦。呼啦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上读书园地

GMT+8, 2024-5-20 05:16 , Processed in 0.459805 second(s), 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